Uexküll

每一个懂礼貌的宝宝都是小天使,有你们这些小可爱们在,世界就还有希望。

【Sterek】超自然室友(1)

【少狼TeenWolf】Derek/Stiles ,Sterek,狼人/巫师,Sims 3同居AU ,计划最后几章NC-17

正文:

场景一:室友

“…哈!这真的不是在逗我吗?”

Stiles自言自语着,视线在手机屏幕和眼前的建筑间狐疑地徘徊。面前是一栋三层复式老宅。欧洲古堡式的建筑风格看上去神秘而复古,从后院延伸出的纠缠住木质栅栏的藤蔓带着一点点阴森的味道。如果这玩意出现“死贵死贵的土豪大宅”杂志上就再合适不过了。但关键问题时,这玩意并没有出现在那些高档次的地方,它出现在比肯山小镇报纸的广告页房屋出租的一个小小的角落里。所以我们的Stiles今天才回出现在这里,拉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呆呆地望着眼前这栋大到人神共愤的宅子。

他看上去像一个自带画面感的傻子。

这玩意甚至有烟囱!Stiles在内心尖叫着。一栋复古的,三层高的,有壁炉的,别墅?真是别开玩笑了!它怎么可能是待租房!该死的这都怪Scott! Stiles又在心中咒骂了他的好哥们一句。好吧,也许不止一句。嗯,最多两句?…好吧说实话他已经骂了一星期了。实际上在来这里的路上Stiles还一直在对Scott不厚道并且严重违反兄弟法则的行为进行骂骂咧咧的消极抗议。

“Scott你个大歪脸!”

“重色轻友!”

“我祝你早日吃附子草中毒!”

但很明显这种抗议也并没有什么卵用,只是Stiles的自言自语罢了。因为Scott已经有将近3天没有和他联络了,整整3天啊!那个歪脸狼人小混球自从交上了女朋友之后整个人都荡漾了。开心得像一只沉浸在幸福中的河马。或者说像那家伙有一次在月圆夜里狼化然后嗑牛肉棒嗑嗨了的时候一样。但Scott的幸福向来会给Stiles带来灾难,(是的!这是个诅咒!Stiles早晚会证明的!)那次嗑嗨了的月圆夜Scott像疯了一样把屋子里所有的椅子都挠坏了*,而Stiles觉得自己简直在面对一只撒欢的大型犬,在风中狂奔并开心地流着口水的那种,怎么劝都劝不住。(他也尝试过武力解决,但面对现实吧亲爱的Stiles小亲亲,即使Scott不狼化你也只有三成不到,好吧,最多三成的可能性能打过他,除非你把他变成青蛙脑袋*。)那次事件过后Stiles闹了一整天脾气,而自觉闯祸了的Scott在进行”可怜狗狗眼”攻击无效之后,也安分守己了很长一段时间。而这次,Scott倒没有闯祸,他只是交了个女朋友。但你懂的,青少年嘛,年轻有活力嘛,月圆夜有情趣一发不可收拾什么的嘛。前几周Scott偶尔有几次夜不归宿什么的Stiles也没太在意。但这种夜不归宿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频繁了。Stiles很不开心因为他们因此错过了电影之夜。好吧,只有他错过了,事实证明那天Scott的电影之夜是和她的女朋友度过的,外加披萨和性爱福利。而Stiles只能孤零零地在家度过了一个“瞪着水晶球试图诅咒Scott之夜”,外加“我真的很不开心”的附带属性。所以在上周末Scott告诉Stiles他要搬出去和他的女朋友合住的时候,Stiles彻底炸毛了。

“啥?哥们你是认真的么?你要为了一个刚相处不到一个月的姑娘抛弃你从小闹到大的穿过一条裤子的世界第一讲义气的好哥们我么?”
“Stiles我很抱歉,但是…”

“没有但是!你走了我们的房租怎么办?我一个人可负担不起住在这里啊!”Stiles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他们俩人合租公寓有一段时间了,两个大男孩一考上大学就搬出了父母的家,为了寻求自由和独立找了个地方合租。他俩所在的大学不同,但彼此距离都不远。他们的房子很一般,但俩人可以一起凑合凑合。

“我真的很抱歉…但你懂得,Allison真的很酷,还很漂亮,”Scott又摆出了那种大型犬类的无辜脸,”而且她是猎人家族的人,你知道现在作为一个狼人能泡到猎人家的妞有多潮么?简直是新时代的领航者!而且她还愿意和我上床,我们昨天…”

“停!停!我不想听那些细节!”Stiles嫌弃地捂住了耳朵,“而且新时代的领航者先生你跑题了!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我,因为你这个重色轻友的混蛋,没地方住了!”Stiles崩溃地挥舞着双手。

“也许你可以去网上找找,或者去学校的公告栏,在报纸上找找有没有合租的广告?或者像我一个找个女朋友,是时候了Stiles难道你想一辈子都是处…嗷我只是开个玩笑!Stiles!别!嗷!救命!”Scott机智地在Stiles掏出魔杖挥舞出第三束魔法攻击之前仓皇而逃了。

然后呢?然后Stiles没接Scott打来的电话,生了一天闷气,吃了两天外卖披萨,在报纸上搜了好几天的合租广告…

然后他找到了一个价钱比较符合的待租房,上面对于细节的的描述很少,有几张房间内的照片,可怜兮兮地插在报纸的边角。写的人应该是个言简意赅的家伙。虽然房子的地理位置有些偏远,但有公车,而且价钱不错!

简单粗暴,Stiles想。作为一个刚满18岁的干啥都冲动的准大学生,他果断决定,就是这个了。

然后他快速打包了行李。

然后他顺着广告上的地址来到了比肯山郊区的月光瀑布街9号。

然后…然后就这样了。Stiles仰头,呆滞地望着眼前的房子,机械地走上前去,跨过门口种的那丛矮玫瑰,(哇塞为啥这儿会有种矮玫瑰?)敲了敲门。

“这不会是Scott的恶作剧吧?”敲门时Stiles还在想,愈发觉得这一切非常可疑。Scott不会是骗他要搬出去然后整个恶作剧让他出糗吧?要是那样的话我们聪明绝顶的Stiles才不会上当呢!他会果断冷静地揭穿他,然后闹几天脾气,让对方拿蝙蝠侠系列限量版漫画(至少两本!)补偿,Stiles才会宽容地原谅他,嗯就是这样。他又想远了,他总是这样。门突然开了,吓了他一跳,来不及收回来的手差点就敲到了对方的胸口上。

“你好?”Stiles抬头,眼前是一位个子比他略高,深色头发的男人,穿着同样深色的皮夹克和水洗牛仔裤。身材不错,Stiles不自觉地打量着对方的全身,但最后的视线还是集中在了对方那张引人注目的脸上,蓝色的眼睛,络腮胡,帅气的眉毛挑起了上扬的弧度。

呦还挺帅的,Stiles在心中补了一句,又在心中白了自己一眼。没注意到对方诡异的表情,直到他再次看到了对方越挑越高的的眉毛。
“嘿,你好!我是Stiles Stilinski。我是来看房子的,是这里出租…对吗?”Stiles歪头,偷偷摸摸地试图向内看,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发问道。

“……”显然男人对他的出现也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他没有说话,抱着双臂,一副防御姿态。蓝色的眼睛上下转动,打量着眼前的家伙和他身旁大包小包的行李。

“你把行李带来看房?”对方挑眉,看起来有些惊讶。

该死的他挑眉的样子怎么那么好看?Stiles内心咕哝了一句。

“为什么不呢?这里从照片看上去简直棒极了。我再过来一趟要走很远,再说我也没什么东西,所以我这次来看房顺便就直接搬来了这样岂不是更好。但这里现在看上去比我想象的好太多了。我是说,这里真的是要以 那样 的价钱出租吗?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这看上去像个玩笑。以及,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没错,是这里。”男人在Stiles一连串说了很长一段话之后仍惜字如金,“我叫Derek… Derek Hale”眼前的男人停顿了一下,报出了完整的名姓。接着他倾过身,示意让Stiles进去,但眼神始终警惕地盯在Stiles身上,被那蓝得发亮的眼睛盯着让Stiles觉得浑身不自在。

“哇哦!太酷了!真的是这里吗?这也太物超所值了!”进入了宽敞的客厅,Stiles立马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开心地蹦跶了起来。这里比在照片上看起来更大!他一直以为照片里是利用了某种空间角度什么的,你懂得,视觉错觉之类的,才看上去那么大的。他真的没想到这里真的这么大!虽然没什么家具,但真的好大!超级大!大到Stiles可以来回打滚儿!(并不是说他想要这么做啦)但也许也正因为如此,这里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好像…缺了点什么。

“所以,真的是这里对吧?”Stiles一刻也停不下来的嘴反复确认着,没准一会儿再咬自己两下,看看会不会疼?

Derek亮蓝色的眼睛盯着Stiles,沉默了片刻。Stiles感觉背脊发凉,对方的眼睛就像在发光。而他就像…被大型肉食动物盯上的猎物一样,浑身不自在。

“一层是公用地区,你租的房间在二楼,楼梯对面的第一间。三层…”

“欧耶!”他被盯得有点发毛,没等对方说完就火速放下大包小包的行李冲上了二楼。二楼也很大,同样的空旷。他快速溜进了自己的房间。嗯,和照片上差不多,一张桌子,一张床,和一个…化妆台?这个他可没在照片里看到这个。他要一个化妆台干嘛用?扮成个吸血鬼去吓唬Scott吗?哦Scott那个混蛋为什么我又在想他?但好吧,有个化妆台也无妨。

“我决定了!我要搬进来!”一番折腾后,Stiles双手叉腰,以一种超人的姿态,像是在宣布什么伟大的壮举一样站在楼梯口宣布道。
Derek给了他一个古怪的注视。Stiles发誓他看见对方翻了个白眼,但只是在一瞬之间。

接着Stiles签了些合同,珍惜公共设施不要破坏家具什么的,吧啦吧啦吧啦,和室友协议差不多他也从来不仔细看。他干脆地交了租金。

但在这一切都商定下来后,气氛就整个僵住了。

“嘿,Derek?”认识Stiles的人都知道,这家伙话很多,脑子转的飞快,而且最讨厌沉默,即使对方是个一看就话不多的人,Stiles也憋不住话,”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个巫师!”Stiles没想隐瞒自己的身份,比肯山的超自然生物可多了,狼人、吸血鬼、巫师、幽灵等等等,没什么可稀奇的。

“哦?”Derek又挑起了眉毛。

“你不信?”急于证明,Stiles抬起右手,手掌上立刻出现了蓝红相间的,旋转着的魔法气流。接着,他的手中出现了一个鲜红的苹果。

“看见没?这是个很普通的魔法——变苹果,一般都是能吃的,有十分之一的概率能变出毒苹果。有没有很厉害!”接着他啃了一口手中的苹果,哦他很喜欢苹果。

但那显然并没有让Derek感到惊讶,他连表情都没变。

“你闻起来像是个满身狼人味儿的小屁孩。”Derek调侃道,其实Stiles在刚进门时他便嗅出了对方的身份,草药的味道,魔法的味道,巫师的味道…一目了然。但与此同时Stiles那一身不知在哪里沾染上的狼人气味也让Derek提高了警惕,同时有一丝不爽。像是那种自己领地上的的猎物被别的动物标记了气味的那种…不爽。Derek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狼的本性吧,他没在意。

“哈?怎么可能?哦不,一定是那该死的臭狼人又穿错了我的衣服!”Stiles急忙抬起自己的手臂闻了闻,但并没闻出什么怪味。

“该死的臭狼人?”

”我是指Scott那混蛋。恶,狼人都那么邋遢。额,你…”Stiles没有再说话,因为他看见了Derek咧开了嘴,露出了一对儿尖利的犬牙。哦不,那可绝对不是一个友善的笑容。

“哈,对,你…也是个狼人,”又一个狼人!这是诅咒!诅咒!Stiles在心中嚎叫,”好吧也许并不是所有狼人都那么邋遢。”

对方无声地收回了牙齿,气氛又陷入了一片沉静…

几秒后,Derek准备离开,显然他不是喜欢聊天的类型,尤其是对这么一个乳臭未干小屁孩。Derek很快打量过Stiles脸,棕色的小短发发梢有些卷曲,漂亮的巧克力色眼睛,脸上还有可爱的小雀斑,(可爱?他为什么会用这个词?他的词典里不应该有这个词)说真的,他多大?16岁吗?

“所以…你不怕我吗?一点都不怕吗?我可说了,我是个巫师哎。能把你变成青蛙脑袋那种。”对方上下打量着自己的那种不知是轻蔑还是什么的眼神让Stiles觉得自己被冒犯了,他在Derek从他身边走过时虚张声势道。他知道他打不过狼人,尤其是眼前这只大家伙。既然打架没戏,就在气势上占点优势。

“噗嗤,”走在前面的Derek像是被逗乐了一样发出鼻音,他回过头,嘴唇上扬,又故意露出了那若隐若现的獠牙,”那你不怕我吗?”

Stiles看着那尖利的牙齿吞了口口水,一时没敢吱声。

“我还可以召唤僵尸哦!”他试图补救,撒了个谎,他其实还没能掌握那么高等的诅咒呢。

Derek再次半回过头,露出了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但在Stiles看来,那并不是笑容,而是纯粹无声的冷暴力。而且重点是,还有尖牙。他眼睛的眼神变得更蓝了,但是更亮了。

像是深夜里野兽的双眼。Stiles想,打了个冷战,乖乖闭上了嘴。

场景二:没有月光的月夜

Stiles不喜欢和狼人住,真的。虽然他和Scott合租了很久,但他不喜欢和狼人住。因为狼人是种很危险的生物,嗯,危险程度和和吸血鬼不相上下。因为二者有一个极大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能咬穿你的喉咙。

Stiles不寒而栗地想着。他曾有一次在夜里偷溜出去找药材时偶遇过吸血鬼,(哦,都怪那可恶的月亮石*!)那绝不是普通的路人,你能感觉出来的,他们都有着苍白的皮肤,金色的瞳孔,迷人的笑容和能吸干你全身血液的尖牙。Stiles那次没有被咬多亏了他的阳光咒。他并不能对吸血鬼下咒,对方快得像一只灵敏的蝙蝠,普通的咒语肯定会被躲掉的,他只是眼疾手快地在自己身上施了个阳光咒,碰!让他的周身瞬间发射出闪亮亮的光芒,这样那些可怜兮兮的惧光生物就没法咬他了,除非他想饮毒自尽!而让狼人比吸血鬼更加危险的一点是,他们不惧怕阳光,而你也没有”附子草咒”这种咒语。

Stiles也不喜欢对其他人(是不是超自然生物都一视同仁)使用魔法咒语,这是真的,他几乎没对Scott施展过咒语,好吧除了偶尔让对方变个青蛙脑袋做做恶作剧之类的。他还会一个闹鬼咒,也叫幽灵召唤咒。但这个咒语的唯一作用正如它的名字所描述的,就是召唤一个幽灵,让他缠住受诅咒者。但Scott是个狼人,而他自己是个巫师。面对现实吧,他俩没人怕幽灵。即使Scott那个怂包真的会被突然出现的幽灵吓到,这个诅咒也是不值得的,因为闹鬼咒召唤出的幽灵通常会待上个一两天再走,而幽灵也是要吃饭睡觉的(老实说Stiles觉得这很不科学,他们根本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物质啊!)所以召唤幽灵的后果就是你要养那只幽灵一两天,包吃包睡包聊天。有时遇上碰瓷的甚至还赖着不走了。实在是太麻烦了…而他的其他法术存在一定的危险系数。比如火焰咒和冰封咒,那会把屋里的观赏植物冻死,或者烧坏你的小屁股。

总之,Stiles 不喜欢和狼人住。尤其是一个和他不熟而且很不会聊天的狼人。今天是星期六,是他搬进这栋老宅子的第一天。 Stiles难得做了一回在周末早起的乖宝宝,他出了卧室,并没有发现Derek的踪影。然后出于习惯,他溜进了并不熟悉的厨房开始准备早饭。他和Scott一起住时一向都是他来准备早饭的,毕竟你不能指望某个只会像狗狗一样面对美食流口水的狼人去做一顿字面意义上的可以吃的早饭。Stiles打开了不熟悉的冰箱,发现里面实在是空的有点可怜。一点培根肉,几个鸡蛋,以及数量可观的若干瓶啤酒。但这难不倒我们的小天才Stiles!他用上了能用的食材,煎了培根炒了鸡蛋,又在橱柜里找到了一些面包和果酱。

一顿还说得过去的早餐,Stiles抹掉脸颊上的汗,还不错,但看来下午需要来一次大采购了。

若是从前,此时应该是Scott凭着他那灵敏的狼人嗅觉闻着食物的香味儿醒来的时候了。然后他会尽快速奔进厨房,像只哈士奇一样对着他傻笑然后和他把食物一扫而光。Stiles安安静静地等了几分钟,然后有些受伤地发现他已经不和Scott一起住了。

然后他又想起了Derek。

那个家伙要不要来吃早餐?

贸然去叫他会不会被直接吃掉?

管他呢,Stiles对自己的早饭有信心。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走上二楼站在Derek的门口(也在二楼)敲了敲门。

“Derek?”

没有回应。

“我做了早饭,你要不要吃?”Stiles把耳朵贴到门前,听到里面隐约传来很有节奏感的音乐声,和低沉的喘息声。

Stiles鬼使神差地一把推开了门。

“哦哦我去!抱歉我猜我不应该随便打开别人卧室的门!你,那个,我,我!”

Derek双臂支撑在地板上,闻声仰起头,脖子形成了一个上扬的弧度,皱眉看向在门口胡言乱语手足无措的Stiles。

他不知道该干嘛了他该像个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的小姑娘一样捂住眼睛吗?

他在做俯卧撑?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Stiles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家伙。该死的他甚至没有穿上衣!汗水在他整齐的肌肉上闪着光,他的手臂的肌肉紧绷绷的,结实的腹肌随着喘息而起伏着,让那具本来就辣得不像话的身体显得更加…火辣了。

旁边音响仍大声地放着音乐。

等等,他是不是盯的时间有点长了?那个词叫什么来着?视奸?Stiles吓了一个激灵。不不不,狼人不会喜欢这个词的。该死的大脑别犯病了我需要你快点恢复机能!

“我做了早餐要吃的话下楼!”Stiles终于从半张着嘴 瞪着眼 手臂在半空挥舞的状态中回魂过来,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逃回厨房后,Stiles不想承认自己其实脸红了,他向伟大的巫师梅林发誓他绝对没有想入非非。好吧也许有那么一丁点但那不怪他好吧?他只是个正处于荷尔蒙旺盛期并且还有那么一点儿性取向不明的青少年,外加正好是个该死的处男,偶尔受到视觉刺激血脉喷张一下绝对不是他的错!

绝对不是!一定是他饿疯了。Stiles对自己说。

他快速吃好了早餐,然而Derek还没下来,音乐也没停,就像他的晨间腹肌锻炼完全没有被一个蠢蛋巫师打扰过一样。Stiles决定先出去走走,不管去哪儿,超市?邮局?公园?随便!甚至只是在大街上走走也好,他需要一些新鲜空气。

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晃悠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放松方式,但偶尔好运爆棚(他发誓,只是偶尔)的Stiles误打误撞来到了月光瀑布街的一个公园,清晨有人在公园里散步遛狗,这给了他一个好心情。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他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来来往往的撒欢的狗狗们。哦Stiles喜欢狗,因为他们通常欢乐而忠诚,但作为巫师他也喜欢猫,有猫在身边安静地陪伴他总能做出更好的仙药。他也喜欢…松鼠!嗯,还有那种绿油油的小型蜥蜴。哦他真的很喜欢动物!没准哪天他也会喜欢上狼和蝙蝠,好吧,没准不会。

Stiles回家时发现自己做的早饭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沾着油渍的碗碟摆在餐桌上。而Derek已经不见了踪影。
Stiles呼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没人应。

狼人果然都是又邋遢又没心没肺的家伙。Stiles气呼呼地想。

Derek打了个喷嚏,他不是只没心没肺的狼人,真的。他只是忘了洗碗。

接下来的几天里日子过得还算平静。Stiles再没试图去开过Derek房间的门,他仍每天做好两人份的早饭,一个人吃完自己的那份,然后去上学或者去做其他事情。而一个“小精灵”会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吃完Stiles做的早饭,然后去…好吧Stiles完全不知道Derek•小精灵•Hale会做什么。他觉得自己就像全世界唯一一个每天早上会给小精灵做鞋的鞋匠,蠢透了。

又是一个周末,Stiles搬来已经整整一周了,但这一周内他和Derek•酷拽高冷•Hale的谈话也绝不超过十句,包括彼此的问好之类的。今天Stiles赖了个床,也许是因为窗外的天气吧,一层层的乌云在不远处的天际翻滚着,压得很低,天空看上去沉甸甸的,像是吸饱了水的海绵,酝酿着呼之欲出的雨水。他快到中午才昏昏沉沉地挣扎着起来,感到莫名的疲惫,好像法力耗尽了一样。然后伴随着自己肚子发出的咕咕号角,Stiles来到了厨房开始准备午饭。

牛排在煎锅上滋滋地冒着热气,直觉告诉他牛排马上就要到七分熟了。我们的巫师小机灵Stiles有非常准确的预感,他料到了09年的比赛洋基队是冠军(那是必然的),料到了自己去年的数学考试会挂(某种意义上那也是必然的),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Derek此时正悄然无声地站在他的身后。他俩的距离几乎只有一步远,Stiles煎好牛排端着盘子转过身来的时候鼻尖几乎要碰到对方的脸。他把一声小姑娘似得尖叫吞回肚子,手一抖差点把盘子摔倒地上。但Derek快速地接住了它。

“老天呀你走路都不出声的吗?”Stiles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而Derek只是默默地把盘子推回了Stiles的手里。而Stiles感受到了对方手指上偏高的体温,他另一只没有拿盘子的手反射性地抓住了对方的胳膊,而Derek顿了一下,显然没有料到Stiles的这个动作。

“哇哦,你有点烫,你发烧了吗?”

Derek的眼神看起来有点犹豫。他蓝色的眼睛忽明忽暗,看着Stiles的手,又看着他的脸。最后僵硬地扯开了Stiles放在他胳膊上的手。这让Stiles感到有点小受伤。拒绝肢体接触从来不是友好的表现。

“我没事。”

“那你为什么这么热乎?”

Derek的表情看上去像是白了他一眼,或许是因为他幼稚的用词。

“狼人普遍体温偏高。”

哦也是,Stiles回想起来自己和Scott的电影之夜,他俩窝在一起看电影吃零食时Scott确实一直像个小火炉一样暖烘烘的,即使在冬天。

但回忆这些对现状完全没有帮助!Derek依然离Stiles很近,而且他似乎拒绝移动。身后的油锅里还没熟的另一块牛排滋滋作响着,Stiles注意到Derek的鼻翼微微煽动,像是在闻什么。然后他后退了一步,给了Stiles足够喘气儿的空间。后者十分识趣地溜到一边把手上的盘子放在桌子上。

“呃,”隔着餐桌,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尴尬地站着,Stiles讨厌沉默的气氛。

“吃早…额,午饭?”

“谢谢。”Derek没有抬头,看着桌上冒着香气的牛排。

“不客气!”Stiles有点自鸣得意地哼哼着。转身继续处理还没熟的那一份,没准他还能做两盘沙拉,嗯,没错Stiles就是这么贤惠。说真的为为什么至今还没人爱上他?这不科学。

“今天满月。”在Stiles还在满脑子胡思乱想时,身后传来Derek低沉的声音。

“哈,也许?”Stiles回过神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你们狼人是会计算月亮周期还是什么的吗?我只知道窗外看起来似乎要下雨了。”

像是要印证Stiles的话,伴随着树木沙沙作响的声音,天空开始电闪雷鸣,街道上传来了惊呼和急促的脚步声,雨点是那样急匆匆地噼里啪啦地落了下来,一刻也不能等待,不一会儿就把街道染成了一片暗色。

“啊哦。”

雨下得很大,他们在某种意义上讲被困在了屋子里。

所以他们一块儿安安静静地吃了一顿午饭。十分安静,但Stiles恨死这种安静了,那只会让他觉得坐立不安,尤其是和这么一个狼人散热器一起。

吃完饭后Derek就消失在他的房间里了。而Stiles百无聊赖地窝在沙发上打电玩。哦,他开始怀念和Scott一起的时光里,起码那时他还有一个能陪他玩使命召唤的哥们。

傍晚时分淅淅沥沥的雨还没有停,天色仍旧很暗,让人分不清白昼与夜晚。Stiles觉得自己快要发霉了。不仅是因为天气,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很难受,魔法在他的体内里盘旋躁动着,但那并不令他精神抖擞,反而令他觉得很累,非常累…就像,就像有魔法但是使用不出来的那种压抑的感觉。风声与树叶摩擦的沙沙声很凌乱,窗外似乎隐隐有着某种躁动的气息。

躁动?

——你知道比满月更能令狼人感到焦躁的是什么吗?

Stiles听到了脑中的某种声音,低低的,就像有人在对他说话。

——那就是没有月光的月圆夜。

此时狼人的躁动仿佛连Stiles都能嗅得出来。月圆是有周期的,就像春花秋落,四季更替,本应淋浴着月光的夜晚,却被阴沉的乌云残忍地遮蔽。

——那种躁动。

而那只狼人…

Stiles猛地转过身,但已经晚了,昏暗的房间里他看见一双红色的双眼。是的,就像深夜里捕食的野兽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

“我去!嘿,哥们,你,额…你还好么?”

Derek沉默的可怕,他的肩膀紧绷着,随着沉重的喘息上下起伏。他一步一步地靠近,眼神把Stiles钉在原地。

“卧槽,你,你,你没事吧?”

Derek还在步步逼近而Stiles怂到连移动双腿的力气都没有了,该死的他动不了,就像被盯上了的可怜的猎物,甚至都没有反抗的能力。他唯一剩下的武器就是他那张停不下来的嘴。

“说真的你这样子太诡异了,你啊啊啊!”

太棒了,没有什么能比和一个不爱说话的狼人说话更能激怒一个不爱说话的狼人的了!在自己的领子被狠狠地抓起来并且后脑勺和门板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时,Stiles晕晕乎乎地想。

“嗷!嘿!痛!你干嘛?!你…”Stiles一下子噤了声,他仍旧头晕目眩,但Derek快速地靠近,他的脸离Stiles的颈窝是那么近,而那长着尖牙的嘴离他的颈动脉还不及一厘米远。

他不是吸血鬼!不是!Stiles在心中拼命对自己尖叫着。但这完全不具有说服性!该死的那家伙有比吸血鬼更瘆人的牙和更恐怖的红眼睛!

Derek眯起了那泛红的双眼,重重地喘气,压在他上面的胸口起伏着,试图吸入更多的Stiles的气味。他扯着眼前这位吓呆了小巫师后颈的毛茸茸的短发,让他的头向后仰起,脖颈露出更加易碎的弧度。

Stiles快吓疯了!他在胸膛里咚咚咚地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可以证明。他一只手拽着对方抓住他领口的手腕,一只手顶着他的肩膀,但完全没有用。对方像一堵顶不动的墙,Stiles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他绷紧的肩膀下鼓鼓的肌肉和皮肤上火热到烫手的温度。他想使用魔法,但是不行,他体内的魔法就像被抑制住了一样。他试着挣扎,但完全用不上力,也无法移动对方分毫。

然后,老天在上,他感觉他的脖子,正在被一种诡异的触感,滚烫的,缓慢地——舔舐着。

天哪 —— 他,他,Stiles被完全吓住了,聪明的大脑停止了运转,平时一刻也停不下的嘴也乖乖地闭了起来。

他是要被吃掉了吗?在Derek从舔舐变为用牙齿轻咬的时候,Stiles绝望地想。不不,那已经不是轻咬了,他用上了尖牙,Stiles觉得刺痛。自己被撕破喉咙、开膛破肚的画面在脑海中一闪而过,Stiles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呻吟。弓起背,头不自觉地向前,把脸贴紧了对方的颈窝。

然后Derek身子一僵,停了下来。

在Stiles能反应过来之前,Derek已经夺门而出消失在瓢泼的雨中了。Stiles只觉得抓着自己的力度消失了,身体落了下来。他抵着门板坐到地上重重地喘息着。吹进来的风激起了他脖子上的一阵凉意,那里现在湿乎乎的,粘着狼人口水。但Stiles没空觉得恶心,他的大脑还在努力地消化刚刚发生的一切。他也没有发现,他的脸颊也已经被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下的眼泪打湿了。


TBC

从来不会宣传的作者准备在Loft上宣传一下。

随缘居: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94109&mobile=2




评论 ( 3 )
热度 ( 63 )

© Uexkü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