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xküll

每一个懂礼貌的宝宝都是小天使,有你们这些小可爱们在,世界就还有希望。

【Sterek】超自然室友(2)

由于SY被墙了,我决定把SY上的段落搬到这里来,由于我只能拿电脑写更新而我的电脑没有VPN,所以SY上的更新要等到8月份以后了...
以及其实并没有必要关注我,大家想看文时搜Sterek就能找到我了。但如果是同好想交流我也欢迎。

下面搬来两章:

场景三:Morning Talk

当晚Stiles没有选择出门找Derek。那是当然了!去找他干嘛?把自己送进大灰狼的嘴巴里吗?不不不他才不是傻瓜。如果那真的是月圆夜的话,月光瀑布里比Derek那只大坏狼还要恐怖的生物还多的是呢。不,他是不会出门的。他全速奔跑,像小火箭似得冲回自己的房间,仔细锁好门,怀着一颗忐忑的心,祈祷着自己不会在半夜被撕成碎片。而结果是他精神紧绷到几乎一宿没睡。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已经快早上了,他听见走上楼梯的脚步声。鼓起最大的勇气,Stiles蹑手蹑脚地贴紧房门,悄悄把房门打开一角。他看见一个步伐沉重的身影走上楼梯,那是Derek,但他看起来糟透了,活脱脱的落汤——狼。被雨水打湿的衣服紧紧地贴在了Derek紧实的肌肉上,借着清晨微弱的光,Stiles发誓他能看见对方的身上冒着气!水蒸气在从窗子斜射进来的光芒中闪烁着,过热的体温正在蒸干衣服上的水珠。

——过热的体温。

Stiles觉得自己的脸腾一下就红了。昨天晚上的回忆一下子涌了上来。狼人火热的触碰,还有那些喘息、舔舐与啃咬…Stiles猛地关上门,不管这会不会引起那个尖耳朵狼人的注意力。然后扑到床上把自己埋进被子里。飞速睡了过去。

他没有锁门,也没有听见渐渐靠近的脚步声。

Stiles再次醒来时又已经是傍晚了。

而醒来之后他满脑子都是:他想谈谈这事。该死的他非常想谈谈这件以后可能会关系到他生命安全的事!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以并不那么尴尬的方式把这破事说出口!这实在是太窘迫了,就像和一夜情的床伴发生了不愉快的性行为,然后第二天早上不得不进行的尴尬的Morning Talk。

怎么说来着?“嘿…嗯,你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

这种话怎么能问得出口?!尤其是当对方还是个阴晴不定可以把你撕碎成一片一片的狼人的时候。

一片一片的Stiles,恶,他脑补了一下,那可真血腥。

但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啊,Stiles捂住脸无奈地呻吟着。他鼓起勇气走下楼。很意外地在厨房的餐桌旁发现了Derek的身影。那只狼人一动不动,一脸要英勇就义的古怪表情。但Stiles知道他听见他下楼的声音了,而且他知道对方此时心里也不平静。那当然了,要不然谁会盯着餐桌上的空盘子双手抓着桌角一动不动地站着?

他小心翼翼地挪动到Derek附近(面前隔着餐桌,以防对方又突然狼性大爆发拽着他的领子乱摔什么的),什么也没说,但脑子还很乱,心跳声也大得要命,简直要掀翻屋顶。如果狼人会读心的话,肯定会被他的思维活动烦死千千万万遍了。

“你想谈谈昨晚。“Derek叹了透气头也没抬。这是个货真价实的陈述句。Stiles紧张地点了点头,喉结上下滚动。现在Derek抬起头看向他了。但是哦不他宁可Derek无视他,因为现在显得更尴尬了!别用那双该死的性感的蓝眼睛看我!

不,Stiles你不能那么怂,Morning Talk,你能做到的!Stiles深吸了一口气,整理着情绪,心跳逐渐慢了下来。

“昨天的事…我想我知道你为什么会…”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袭击你?“Derek显然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说,他以为这个多动症的小孩会发一阵牢骚然后他解释解释就能忽悠过去了。Derek流露出些许惊讶的神情,表情更严肃了。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啊?不,我不知道?我猜?“Stiles看着对方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失神,但他很快又找回了自己:”不是,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猜那和月圆夜有关?月圆夜+雨天=没月亮=暴躁的狼人之类的新定律?或者新世纪狼人生理行为法则?大概?“他试探着说道。

“差不多。“Derek看着舌头又开始不听使唤的Stiles,这个小巫师确实比他想象的要聪明,”我们需要月圆夜的月亮。我是个成年狼人,月亮不会让我发狂。但当月圆夜没有月光,自然界违背了周而复始的法则,那对我们来说才是最大的煎熬。“Derek冷静地像是在陈述一间与自己无关的事实。

“哦,懂了。顺便一提我昨天没被你伤到,完全不用道歉,没弄死我真是谢谢关心。“Stiles发誓那是他从Derek口中听到的至今为止最长的句子。但他还是忍不住嘴炮。对方的解释他大致明白,那晚他自己身体也出现了异常,那种魔法在胸口乱窜却使不出来的感觉真是难受到永生难忘啊。

Derek几乎是翻了个完整的白眼。但是等一下他刚刚是嘴角上扬了吗?那是个转瞬即逝的微笑吗?不,Stiles更倾向于把那当做一个讽刺性的嘴角抽搐。

“幸亏你当时没有挣扎。”

“哈?”

“不然的话,”Derek的笑容里完全没有笑意。“我可能会直接撕碎你的喉咙。”

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有人能让Stiles说不出话来。


TBC



小剧场(一):Stiles和苹果的故事。

Stiles爱苹果,字面意义上的,从小就爱。童年时小小的他有一个小小的梦想,就是种一棵苹果树。

但他小时候家里没用院子。

有一天,他捧着一个被自己啃了一半的苹果,翻过篱笆,刨了个土坑,偷偷将它种进了隔壁邻居那鲜有人打理的庭院里。

他精心照顾着苹果树,浇水施肥,甚至给它唱歌。苹果发芽了,Stiles觉得又惊喜又神奇。

苹果苗逐渐长了起来,小树苗越抽越高,但当它长到快和他一样高了,却也引起了他人的注意。

某一天,来了一个砍树的人。

与其说是砍树人,不如说也是个小孩。Stiles从没见过他,他看起来和Stiles一样大,但他手里拿着的小锯子在Stiles眼里看起来是那么触目惊心。他藏在篱笆后面,焦急地盯着眼前的人,后者正在一步步地靠近他的苹果树。

不...不行!

小小的Stiles伸出他小小的双手,决心保护他小小的苹果树。

那是他第一次用魔法进行攻击,小巫师还不会使用魔法光束,只得一个一个地变出苹果,再一个个地把它们丢出去,砸在那要砍树的人的头顶。砍树人狐疑地抬头,这棵树明明还那么小,哪儿来的苹果?Stiles眼看奏效了,便一刻不停地施展着法术,没等砍树人反应,一个个苹果不间断地飞了过来,砸到他的脸上,身上,屁股上。砍树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苹果雨砸得哇哇叫着跑开了,从此再也没有试图砍掉过这棵还未长大的苹果树。

Stiles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仿佛自己是战胜了恶龙的勇士,保护了美丽的公主。

然后英勇的Stiles就因为魔法使用过度,一头栽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刚回到家的警长发现自己家儿子一身泥水,腿上磕青了一块,还磕掉了一颗还没换的牙,脸上却挂着傻笑。他拍了拍Stiles身上的泥土,把他抱了起来仔细检查,不由得心生疑虑,看来除了多动症,这孩子可能还有其他病。

但Stiles没病,苹果树也没事,他只是很开心。

他把苹果树照料长大,却始终没能看见它结的第一颗果实。

因为这次是他要离开了。

他至今记得,他在一年后搬家时的那种伤心。坐在爸爸的吉普车里,他把脸紧紧地贴在玻璃窗上向后望去,看着他曾经的家还有他的苹果树离他越来越远,最终倒映在他泪水打转的双眼中,消失在了视线里。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种过苹果树。那不必要,因为他随手就能变出一堆苹果。

但他总觉得,每一颗他变出的苹果,都是那颗苹果树留给他的礼物。

---x---

Stiles也喜欢做苹果派。

这可是他的绝活。他烤出的苹果派很香,非常香,Scott和他爸爸可以作证。还有Lydia!虽然她并没有表示什么,但他能看出她一口咬下苹果派后脸上幸福的表情。虽然紧接着他就被踹出了房间。显然Lydia更想和苹果派独处。

但他也承认,自己变出的苹果并不是每个都能吃的。那些苹果通常看起来都很正常,红扑扑的还很甜。(在进入青春期之后Stiles变出的苹果基本都是红色的,不再有那些青绿色的小可爱了。)但偶尔会出现毒苹果事件,就像他之前说过的,他有一定几率变出毒苹果。那些毒苹果其实很容易区分,因为它们看起来就很不对劲——粉里透着淡紫色的果皮看上去就像魔女的眼影。

对此Stiles也很无奈,他查过书,书上说毒苹果的出现可能和Stiles的负面情绪有关,他越开心,苹果就会越红越甜,他越难过,越愤怒,负面情绪越多,变出毒苹果的可能性就越大。

但拜托,情绪这种东西谁管得住?Stiles并不介意,但这让Scott学会了宝贵的一课 —— 不要在巫师心情不好的时候烦他去做饭。事情的起因可能只是Stiles在做苹果派时心不在焉了一会儿,不小心用了一颗毒苹果进去。那次的食物中毒可让Scott受了不少罪,Stiles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他看到在厨房偷吃的Scott面色铁青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时差点没吓死。幸好对方是个有吊炸天自愈能力的狼人,只要不是附子草中毒就还有救。

在火急火燎地把Scott送进医院后,他俩都好好检讨了自己。小狼人保证再也不偷吃了,而小巫师保证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

Scott回家后的第一餐‘病号饭’仍然是苹果派,他主动要求的,虽然那次中毒非常吓人,但管他呢,他总是禁不住美味。

小剧场(一)完


场景四:仙子

在上一次有点尴尬的Morning Talk和上上次更尴尬的月圆夜事件之后,意外地,Stiles和Derek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恶化,反而以一种微妙方式变得更亲近了。Stiles还是热衷于和Derek开无伤大雅的玩笑。而Derek虽然总是以一种烦不胜烦的表情回应,却再没把他按到墙面上去。尽管他还是喜欢呲出他的狼牙威胁Stiles要是他再不闭嘴他就会撕碎他的喉咙,但Stiles知道这只大酸狼是不会付之于实践的,尽管他们之间还是小意外不断,比如几天前的生肉事件。

事件起于一个Stiles决定赖床的早晨。

那天之前Stiles刚“吞噬“了一大本魔法书和他在学校的生物书,在他终于把那些烦人的咒语和肉毒杆菌的生理结构背下来之后,他严肃地对Derek说,他明天要睡懒觉,一定要!并且告知Derek他在中午前起不来所以他们的狼人先生需要自己准备早饭了。Derek照常没鸟他,他也没精力在意,倒在床上就睡了。却没料到在早上七点不到被他”好哥们Scott”的短信吵醒了。

该死我应该关手机的…

看着屏幕上Scott的短信轰炸,Stiles愤愤地想。

‘哥们你在哪儿?’
‘别生我气了Stiles。’
‘起码告诉我你住在哪儿吧!这都两个礼拜了我还以为你移民了!’

不…他应该把Scott屏蔽掉。才不呢!他用力敲上几个字“你猜呀”,然后把手机扔到一边。让那只臭狼自己猜去吧,他最好有本事用他好使的鼻子一路嗅过来。Stiles知道自己这次的脾气闹得有点大,但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的,他有一堆烦心事应付呢,比如他的魔法咒语,他的生物作业,他的…不对,不是他的那只大坏狼,还有…他现在睡不着了。明明还是很累,闭上眼睛却总也睡不过去。

该死!

在被窝里翻滚了几圈Stiles不得不爬起床来,肚子也很合事宜得叫了,他穿着睡衣,满脸疲惫地走下楼,来到了厨房。

眼前的一幕让他彻底清醒了。

Derek•狼人•Hale正站在打开的冰箱旁边,将一块带着血丝的,生肉,塞进,嘴里。

“我勒个去!你在干嘛?!我,老天,你,你在吃!生!肉!?”

Stiles语无伦次地叫了起来,感觉自己的胃崩溃地缩成了一团。他见过Scott吃熟了的牛肉棒,他见过Scott吃三分熟的牛排,他见过Scott闻,只!是!闻!没煮过的生牛肉!但他从来不知道狼人真的喜欢吃!生!肉! 哦好吧他现在知道他新买的牛后腰去哪儿了…但这不是重点!

Derek一脸不爽地转过头瞪着他,眼神像是要发出死亡射线,Stiles从不知道这只狼还有起床气?他目瞪口呆地互瞪,直到对方把嘴上叼着的最后一片肉嚼进嘴里。

Stiles瞬间觉得自己要吐了,默默决定这一个礼拜都不要再见到肉了。

但后来Stiles还是乖乖地买了肉,因为他觉得一直吃生肉的Derek也有点可怜,说真的,在Stiles出现在这个男人的生命里之前他都怎么活着的?天天晚上去猎狐狸吃肉吗?

也许有这个可能…?Stiles打了个大大的冷战,阻止自己继续脑补。他的脑洞实在是太大了。

总之,他们就这么还算和平地相处着。

转眼就到了下一个月圆夜。

又快满月了吗?Stiles望着西边快要落下的太阳。来到这里之后他就不知不觉地形成了计算月球周期的习惯。但实际上这次月圆夜大家似乎都挺和平的。夜幕降临,天空中悬挂着的那又亮又圆的月亮用银色的粉末为世间万物打上了一层纱。这温柔的月光让Stiles感到心安与充实,显然Derek也有同感,因为他此刻正和平地和Stiles共处于同一张在沙发上,虽然两个人隔着距离,一人占了沙发的一角。狼人的眼睛丝毫没有变红,却像是吸收了月光温柔的余韵一般蓝得惊人,平日里面无表情脸上也显出了一丝柔和。他放松地看着电视,而Stiles也在沙发的另一角平静地看着他的魔法书。

难得的安静时光…直到…

“在我们之前都有谁在这栋房子里住过吗?“

Derek在心中默默地叹气着,几乎翻了个白眼,为已经逝去的沉寂默哀三秒钟。难得却也短暂…当然了,因为你正和一个叫Stiles 的家伙住在一起。聪明的Stiles学完了他今天要学的咒语,放下魔法书就迫不及待地抬起了头。电视里正在放Dirty Dancing*,Baby正依在车旁和Johnny告别,这一幕似乎并没有提起Stiles的兴趣,所以他的嘴开始停不下来了,问着毫无意义的问题。

“嘿,你在听吗大酸狼?“Stiles看见对方叹了口气却没有回应。

“别叫我这个。“他终于还是犯了个白眼。他甚至不知道这个无比幼稚的外号是哪儿来的。

“那就回答我的问题,大酸狼。“Stiles依依不饶。

“我听说很久之前这栋房子的主人是个吸血鬼。“

“哇哦吸血鬼?那些神神秘秘的生物!我就说这栋房子总有那么点阴森森的味道,你看见外面那些野玫瑰了吧?它们长得可真有点渗人。像一只只伸出的利爪。我上次整理后院时把它们也顺便修整了一下,但似乎没什么卵用因为它们一周之后又长得张牙舞爪的了。“

“关于后院的问题,“Derek抬眼,”Stiles,你是不是在后院里种了什么东西?“

“哦…没错。我种了点东西…”

“种了’点’东西?“Derek挑眉。

“哎呀好吧,我种了点草药什么的。我知道你在紧张什么你这头坏狼人,我种了点附子草,但当然还有大蒜洋葱什么的完全天然无害啊!你要相信我只是为了我的药剂,才不是针对你什么的。“

Derek没理他。他当然知道对方种了什么,他能闻出来,气味是最诚实的。他甚至连Stiles昨天去了哪儿和什么超自然生物交流了都能闻出来,倒也不是说他故意去闻了,完全不是。

“再说了…“Stiles咕哝着,声音越来越低。”…我又不是不知道我打不过你,比起想方设法把你弄死还不如咱们和平地好好活着你说是不是?“

Derek挑了挑眉,似乎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果他现在真有条狼尾巴的话他肯定会骄傲地摇一摇的。倒也不是说他会这样做。

Stiles看到出了对方脸上的表情,哼,好一只骄傲自满的大坏狼。迟早哪天我要下点药粉让你拉肚子!

但说实在的,他即使有贼心也没贼胆啊,所以,我们聪明的小Stiles决定转移话题。

“那然后呢?那房子的主人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据说他消失了,但这栋房子一直以他的名义出租着,说真的这些在合同里有写,你签的时候就没看么?“

“没。我懒得看那些东西。“Stiles实话实说,”再然后呢?还有哪些’传奇人士’住在过这里?“他夸张地举起双手比划出了两个弯曲的小鸭爪。

“我之前和一些其他狼人合住过一段时间。“

“嗯嗯。“

“据他们说,很多年前这里住过一个仙子…“

“什么?仙子!哇哦!”听到仙子一词,Stiles的眼睛像是瞬间被点亮了起来,“她的翅膀是什么颜色的?“

“…我不知道。“

“你有没有向她要仙粉?“

“……”面对着Stiles连珠炮一般的问题Derek觉得自己应该有点不耐烦了,但也许是因为今晚的月光实在是太温柔了,他居然没有跳起来敲晕这小屁孩的冲动,或者撕开他的喉咙,用牙。

“哦天哪一个仙子!她一定很美很温柔…她一定有着漂亮的长长的卷发…“ Derek看着Stiles闪烁着的眼睛,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但他觉得对方那双此时溢满了幸福的巧克力色的眼睛很美…

“她的翅膀是金色的。“

“啊?“

“据说,她的翅膀是金色的,闪烁着金粉,在空中飞舞样子就像是一只金色的雪精灵。“Derek的舌头像不受控制一般,说完后他自己都觉得惊讶,而Stiles看起来也像是被惊到了。

“哦,啊…抱,抱歉…“Stiles终于回过神来挠了挠头,”抱歉我刚才想的太入迷了。我喜欢仙子,真的,我以前一直觉得我的妈妈是个仙子。她太美了,像清晨的第一缕光芒,像晚霞天际上最后一朵被太阳照耀过的云,美过世间的一切…但她…也只存在于我模糊的记忆里。“

“你的母亲…?“

“她在我不到一岁时去世了…“

“…我很抱歉。“

“没关系…那时我还很小,不应该有记忆的…她也应该不可能真的是个仙子啦…要不然我没准就会有一对翅膀呢!飞来飞去的Stiles!像只蝴蝶!”

不,你会是只蜜蜂。Derek默默地想着,聒噪得一刻也停不下来。

圆滚滚的,小蜜蜂Stiles。

Stiles转眼又回到了他平时的样子,他总是这样,开心地咧嘴笑着, Derek却感觉到了他深深藏起来的一丝悲伤,他没有说话,看向电视,电影已经接近尾声,Johnny回来了,与Baby在舞台上相拥起舞…

“Because I’ve had the time of my life…”(电影中的歌词)

Stiles也看向电视,脸上残留着幸福却又悲伤的表情,似乎终于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了。又一次的,他们共同享受着这份来之不易的宁静。

“叮——”

“谁会在这种时间来?”门铃突然响起。Stiles狐疑地扭过头看向客厅,而Derek的狼耳朵已经竖了起来。

“不会是Scott吧?”Stiles就是停不下瞎想,刚准备起身去开门却被Derek一把拦下,他抓着Stiles的小臂的力度不轻,语气也突然严肃了起来。

“我去看。”

Stiles简直要被吓到了,他见过Derek的臭脸,见过他的不屑,见过他的愤怒,见过他闹脾气甚至见过他的微笑。而现在他脸上的表情严肃,眼神锋利,犬牙已经露出来了,面部棱角紧绷得像一座古希腊的雕塑。

发生了什么?Stiles心中浮生出一阵隐隐的不安。



TBC

*Dirty Dancing,中文译名叫辣身舞。我用了这部电影因为我真的超喜欢它!虽然很老了但真的非常经典!强烈推荐!
另外关于Stiles妈妈的身世和相貌是我完全自己定的,和剧里关于妈妈死亡的说法没有关系。



小剧场(二):第三层

有时Stiles会忘记他们住的房子很大,真的很大。有时在他骑着扫把在一层转了个圈冲上二层最终被Derek一把抓下来之后,他才会想起他们的房子还有第三层。

这栋房子的第三层Stiles只来过一次。

但说实话他其实一次都不该来的。因为Derek给他立了规矩:第一,不许去第三层,第二,不许去第三层练习骑扫把,第三,不许在房间里的任何地方练习骑扫把!

Stiles问为啥,Derek表示对于第一条,这不是他决定的,在租房合同上就是这么写的——’第三层禁止入内’;至于后两条,没有理由,就是不行。而Stiles表示很好奇房子的主人不在的话房租该交给谁?然后Derek就不理他了。所以Stiles觉得这笔钱一定是Derek私吞了。

事实上,每个月Derek都会把房租放进房子门口的那个地精石像下面。钱放进去几秒后就会不见。这也是租房合同上写的。而Derek懒得和Stiles解释,第一,他不缺钱;第二,他估摸着自己这么说了那个小巫师也不会信。

是啊,租金交给门口的石头地精了。你信?

暂且不管租金的问题了。说说Stiles第一次去第三层的冒险吧。哦那可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他是偷偷摸摸溜进去的,当然了,规矩什么的怎么能约束住Stiles呢?另外通往三层的楼梯上既没有路障也没被上锁,这不是活脱脱的“来吧来吧快上来”的邀请么?我们的小巫师趁着月黑风高自己摸上了三楼。

那里——那里说实话其实并没什么好看的。

黑暗之中,借着手指上魔法发出的一点光芒,他看见楼梯的左边有两扇门,中间有一副镜子。它们和这栋房子的风格是一样的,但显得尤为复古,与其说是复古,不如说就是非常古老了,并且在微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诡异。门上和墙上镶满了Stiles读不懂的符文,这和他学的魔法符咒很像,但这些符文对于他来说就像让一个刚学中文不久的人去读古文,太复杂了。

然后他向右转,离自己还不到一米远的地方,他看见了一栋 —— 棺材。

Stiles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然后他丢人地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尖叫,还没来得及捂住嘴,就被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Derek一把揪住衣领。

Derek提着他把他拽了下去。

“嘿你不能这么对我,”Stiles挥着胳膊挣扎着,直到Derek把他甩到二楼地板上,后者落地时趔趄了一下但马上就站稳了。

“你就不能温柔点你这只大坏狼!”Stiles整理着被抓皱了的衣领,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小心翼翼地看着Derek的表情,“你看到了吗?你肯定看到了那玩意真的很难被忽视啊,我是说那具棺材,它…不是真的棺材,对吧?我是说,那里面没有…什么东西吧?吸血鬼僵尸什么的?”恶——想想他就觉得难受。

“没有。”起码没有活物,也没有吸血鬼那样的…死物。 有半句话被憋在Derek的肚子里,该死的这个闷骚狼总喜欢把半句话憋在肚子里。而且他看上去一点也不担心Stiles的安危,他只是心不在焉地把Stiles揪了下来而已。

“但这不公平,你也上去过了啊,凭什么我不能去?”

“你去问门口的地精吧。”Derek打了个哈气,准备离开。

“哈哈。不好笑。大酸狼我迟早要要举报你!违反’家规’,还有破坏家具!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会拿客厅那把木椅磨爪子,嘿——”

作为回应Derek敲了他的后脑勺。

小剧场(二)完






评论 ( 2 )
热度 ( 41 )

© Uexkü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