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xküll

每一个懂礼貌的宝宝都是小天使,有你们这些小可爱们在,世界就还有希望。

【Sterek】超自然室友(3)

场景五:不速之客


“叮——”

在门铃第二声响起时Derek已经窜到门旁,鼻翼微微煽动,好像在嗅着空气中的什么。Stiles紧随其后,好奇的脑袋左摆右摆,试图越过Derek跑到前面去。

“滚回去,Stiles。”Derek臭着一张脸咕哝着,胳膊向后弯曲顶在Stiles柔软的肚子上。那其实不疼但Stiles捂着肚子嗷嗷叫着向后跳了两步,嚷嚷着要是大坏狼爪子伸出来了他可就开膛破肚了什么的。

然后他乖乖闭上了嘴。因为他看见大坏狼的爪子真的伸出来了。

然后他长出了獠牙,眼睛也红了。

“嘿…有什么事好好商量咱们先把爪子收回去成不?”

“闭嘴Stiles。”

“门口有…什么人吗?”

“不是人,”Derek瞪着他泛着红光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是吸血鬼的味道。”

“哦,吸血鬼,”Stiles学着Derek的样子翻了个白眼,手在空中一挥,召出了他的魔杖。“太完美了,狼人,吸血鬼和圆月。真是太完美了。”

“别动,别出声。”Derek的样子像匍匐在草丛里伏击着猎物的野兽,他微微弓着背,全身紧绷等待着全速出击的时刻。

“你还记得我是个巫师对吧?不是个战五渣。嗯,巫师+狼人VS吸血鬼,我想我们还是有戏的。“虽然嘴上停不下来,但感受到对方的紧绷Stiles略微严肃了起来,他小幅度挥舞着魔杖,搅动着空中一圈圈盘踞着的魔法。今天是月圆夜,他感到魔法充足,瞳孔四周甚至隐隐闪烁着点点金光,孕育着呼之欲出的力量。

然后Derek一脚踢开了门。

“噢我去老兄你得给我个心理准备啊啊啊——”明显没有想到对方举动,还没等Derek反应过来Stiles已经尖叫着甩着魔杖扔了个火球出去。火球从狼人身旁噌地径直飞出门外,险些蹭到他的肩膀。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门口有人吗我杀人了吗!?“Derek还没来得及咆哮,转头就看见Stiles一手捂着耳朵一手攥着魔杖的怂样。他发出了一声无可奈何的呻吟,收起爪子和牙齿, 眼睛也恢复了原样。Stiles小心翼翼地睁开一只眼,门外一片寂静,然后他闻到了Derek的皮衣肩头被烧焦了的味道和一股烧狼毛味儿。

“额,我想说…“Stiles急忙收回了魔杖,Derek则是一脸杀人的表情,”抱歉烧了你最喜欢的皮衣,我不是故意的而且你这个玩笑也太过了,吸血鬼什么的哪儿有——“

“叮——“

“!!!“铃声第三次响起显然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Stiles猛地看向门,门是开着的,外面半个人都没有。而Derek则猛地看向了上楼的楼梯口。

声音是楼上传来的。

Derek一个健步冲上楼,后知后觉的Stiles紧随其后。他们冲上了三楼。Derek停在了那具棺材面前。棺材正中心的蜡烛被点亮了,在黑漆漆的楼道里发着幽然的蓝光。棺身正轻微摇动着,发出咯哒、咯哒的声响。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破棺而出了。

你不是说那里面没有东西的么!!!Stiles在心中呐喊,但表面上却大气也不敢出,他握紧魔杖,做好攻击准备。

棺门被碰地打开了,Stiles身旁的魔法光越聚越多,而下一刻,从棺材里跳出了一具 ——

一具骸骨?

一具标准的骸骨,空落落的,什么都没有只剩骨头,空到你可以清楚地数出它有多少条肋骨。就像刚从Stiles能在大学的生物实验室里看到的那种。

Stiles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他没叫出声。因为那个骸骨身上还穿着一条围裙。那种做菜时穿的围裙。鲜红鲜红的。那具骨头向前走了两步,拍拍围裙上 的灰,伸了个懒腰,看向Derek。

“What the —— ”Stiles刚想爆粗却意外地注意到Derek已经卸掉了防御姿态,好像对眼前的诡异的场景完全见怪不怪一般。
“这…是什么玩意?”他指着眼前正在’活动筋骨’的骨头,而那具骸骨闻言好像觉得被冒犯了一般,它扭头看向Stiles,走上前去,食指弯曲,狠狠地敲了Stiles的额头。

“嗷疼——嘿! ”Stiles还没来得及害怕就捂头惨叫了起来,该死这一下打的还挺疼,是啊,对方可是纯粹的结结实实的骨头啊,Stiles咬着牙想。Derek站在一旁插着兜看戏,一脸就要被逗笑了的样子进行着’嘴角抽搐’。

“嘿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万能的狼人先生能有劳您给我解释一下吗?”Stiles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首先那门铃声是怎么回事?它又是什么?”他指着正准备走下楼梯的骨头发问道。“而且该死它就这么走下去了咱们不用拦着点什么的吗?”

“前两声门铃声确实是来自大门,”Derek收回嘴角的笑容,回到了臭脸模式,“而且,我确实也闻到了吸血鬼的味道。”那种味道他不会认错的,没有什么生物会比吸血鬼的味道更奇特更令他作呕了——浓厚的,血液与死亡的臭味。

“那你知道有吸血鬼干嘛还一声不响地开了门?”Stiles揉着额头。

“那时他已经走了。我不知道他怎么做到凭空消失的,但味道已经消失了。”

“哈?你就这么确定?就这么把咱们俩的小命托付给了你的鼻子我还真是不放心啊…”Stiles没开玩笑,他知道吸血鬼的力量,尤其是那种活了几百年的老吸血鬼。以他们的狡猾与力量,完全有能力把一个狼人和一个巫师一同送进地狱。但他也没理由怀疑狼人的鼻子。“那第三声铃响呢?我真的以为遇到透明人在敲门了呢。你怎么能那么快地反应过来是在楼上的?别跟我说这也是你猜的?”

“你们人类,“Derek看向刚要开口顶嘴的Stiles,“闭嘴Stiles,巫师也算半个人类,总是被主观意识所骗。你们听到两次门铃,就以为第三次声音也来自那里。而我们狼人不信那一套,我们靠的是货真价实的动物本能,耳听为实。”

“换言之,我们人类靠脑子活,你们狼人靠本能活。”Stiles一脸不服气地抱住双臂,被这只大酸狼说教的感觉还真是不爽。“智力水平越高,本能就越弱。我们进化了这么久变成人是有意义的,人类的动物本能退化了,没错,我们没有动物的超级听力和嗅觉,不能预知猎物的方向和位置,但我们会使用计谋,能做出陷阱…”Derek正在不耐烦地向他呲牙所以他转换了话题,“算了说正事。那玩意,那个骨头,它怎么办?”

他俩走下楼,Stiles缩在Derek身后,生怕再被‘弹脑袋攻击’,他发现那个穿着围裙的骸骨居然正在客厅里打扫卫生。

“它在干吗?”

“她是个骸骨仆人,我以前听说过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生物曾经是吸血鬼的专用仆人。他们不会死,不会受伤,不会攻击,他们的职责只有做家务。”那些阴险古怪的吸血虫,通过特殊的仪式利用这些本不属于这里的生物,Derek心中默默地想,虽然这具骨头完全没有危险,但这和今晚的吸血鬼的气味脱不了干系。他们需要提高警惕。

“但它刚刚攻击了我的脑袋哎?”Stiles指了指自己的头,很明显没有意识到这些事情之间的潜在关系,他还没有形成畏惧这些超自然现象的意识。他现在只关心自己的脑袋会不会再一次遭罪。

“所以你从现在起最好称‘它’为‘她’。她是具骨头没错,但她也是位女士。有点最起码的礼貌,Stiles。”

“哦。”

两人沉默地望着骸骨女仆从客厅忙活完,前往厨房开始擦桌子洗盘子。

“那…咱们就从此多了个做家务的?”

“嗯。”

“她能洗衣服吗?”

“也许吧。”

“不错。”Stiles继续揉着脑袋,点了点头。

“另外,她可真露骨。”一个巧妙的双关,Stiles歪歪头,自顾自地咯咯笑起来,而Derek翻了个白眼。

“闭嘴Stiles。”

场景六:Scott

“嘿,骷髅…女士?早安哈。”
Stiles的睡意全在睁开眼的那一刻被吓没了。显然他还没有习惯自己房间里有一只穿围裙的骷髅进进出出。更过分的是他刚从床上爬起来,那具骨头就以百米冲刺般的速度向他冲过来,Stiles阻止了自己双手捂胸的动作,却没憋住一声小姑娘似得尖叫,然后他才发现对方的目标压根不是自己。骸骨仆人只是严肃认真地整理好被睡乱的床单,叠好被子,然后看也不看他一眼就离开了。(她‘眼睛’的位置空荡荡的,说实话Stiles也不知道她能否‘看见’啥。)

“Stiles?” Derek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Stiles匆匆下楼。

“我没事,“他一如既往地自动翻译了Derek‘关切’的问候,”我只是不喜欢那堆骨头在我房间里走来走去。我以为她要袭击我。”

“把门锁起来。”这是个很真诚很实用的提议。说真的,为什么这个小毛孩还没养成锁门的习惯?Derek觉得Stiles心眼有点大。他连和一只狼人一起生活最起码的安全意识都没有。倒不是说Derek真的会做什么,夜袭这种变态事儿他是不会做的。他只是为那孩子的安全意识担忧。他甩甩头,觉得自己实在是操心过度了。

“噢…她没有做早饭的功能。”走进厨房,Stiles看着空荡荡的餐桌和坐在一旁看报纸的Derek发出了一声哀嚎。

“所以你最好现在开始动手。”Derek也不确定自己吃不吃得惯一个骷髅做的饭。但起码Stiles做饭的水平还不错,Derek舔舔嘴唇,摸了摸自己的胡茬。

Stiles吐着舌头朝他做了个鬼脸后乖乖靠近冰箱,拿出了麦片和五谷麦圈,还有一大盒牛奶。没错今天早上没肉吃!

“说真的大酸狼你今年多大?和我爸爸一样吗?他大概是我认识的唯一的看报纸星人了。”他把牛奶倒进碗里,哗啦啦地倒着各式各样的麦圈,然后把碗推到Derek面前。

“狼人也需要获取知识,Stiles。”Derek从报纸中抬头,嫌弃地看了一眼碗里的东西,“而这是什么玩意?”

“二十一世纪的超自然生物都用智能机了,Derek。”Stiles一只手把自己的手机从裤兜中拿出来挥舞着,另一只手忙着给自己的碗里倒入双倍的小脆圈,他喜欢这个。“也许你能从报纸中找查到这是什么玩意。喂别瞪我,试一试新东西又死不了。“

“我手指太大了*,用不了那种智能机。”Derek呲牙,“除非你想我让把屏幕捅坏。”

Stiles吞了口牛奶没接话。总觉得这句话里有点什么不对劲。

最后Derek还是吃完了他的早饭。速度还特别快,听他咔嚓咔嚓用尖牙咬麦圈的声音似乎还挺享受的。Stiles咬着勺子,心想这只大酸狼肯定也喜欢吃这个,只是太傲娇了不敢承认。

然后他被Derek咻地竖起来的‘狼耳朵’下了一跳。(事实上Derek并没有一双物质意义上的’狼耳朵’,但Stiles总觉的那里有,他总能从Derek的表情上看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挑起的眉毛)该死难道狼人还有读心的功能?那不是吸血鬼的本事吗?Stiles的心跳开始加速了起来,但所幸对方的‘虚拟耳朵’又很快放了下去。表情也恢复了正常。

“叮——”铃声又响了。而这次Stiles十分确定那是门铃。

“不会又是吸血鬼吧?”Stiles舔了舔嘴唇上的牛奶学着吸血鬼舔舐血液的样子。他知道那肯定不是吸血鬼,要不然某只狼估计早就蹦起来炸毛了,狼们在嗅觉和听觉方面可比大狗狗机敏多了,他只是想逗Derek。

“…”Derek没理他,但他莫名其妙地盯着Stiles的嘴,盯得他打了个冷战。门铃声伴随着敲门声就想来救场一样焦急地响着。

“好了好了我去开门,”Stiles又开始心跳加速,起身向门口走去。而他所不知道的是Derek此时的心跳也一点都算不上平静。后者正忙着用试图把脸埋进牛奶碗中。

敲门声开始变得激烈,Stiles简直连滚带爬地冲到门前。

“STILES!!!”刚一打开门,门外的人就扑了进来吓了Stiles一跳,而后者差点被整个扑倒在地板上,“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What the -- Scott?”Stiles目瞪口呆地抓住眼前这个要让他的后脑勺与地板亲密接触的人的肩膀, “Scott你怎么…等等什么叫我没事?”

“Stiles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Scott以好哥们的方式用力拍了拍小巫师的后背然后握住了他的肩膀。被撞得晕晕乎乎的Stiles显然还没明白状态。“我一路闻过来的,你…住这里吗?天哪你现在的位置很真的危险,这附近有很多超自然生物的味道,地精、树妖、甚至还有吸血鬼和狼——”

然后Scott看见Stiles身后双眼发着幽幽蓝光的Derek。

“小心!“Scott一把抓住Stiles的胳膊,护犊子似得将他拽到自己身后。

“等-等等,放开我!Scoooott!“Stiles眯起眼睛,呜咽着心疼自己被狼爪攥着的手臂。他为什么总也躲不开被狼人拽来拽去的命运?

“冷静下来Scott,他不是坏人!我认得他,他是Derek,我们这里合租!”小巫师终于从小狼人那里挣脱开了手臂,一边心疼地揉着被捏的地方一边阻止Scott向Derek呲牙的动作。感受到了挑衅的Derek的牙也快呲出来了,这可不是好事!

“你、在、和Derek•Hale同、居?”

“这叫合、租!”Stiles对着小狼人的后脑勺手拍了一巴掌。

“但你身上全是他的味道?”

“那是因为我们字面意义上的’一起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而且据‘某人’对我的说法, 我和你住一起的时候也一身都是你的气味。”

“他说得没错。”难得某人补了一把好刀。

但这不一样啊…! Scott一脸快急哭了的表情,疯狂地挠着头,作为一个狼人能闻出这里的区别,他和Stiles在一起的味道和他和Derek在一起的味道是完全不一样的,但他也解释不清楚…反正就是不一样!有什么东西不一样!

“Stiles,他和我不一样!我是只Omega孤狼,而他是只Alpha!他很危险!”

Stiles在超自然生物书里看过一点关于狼人间Alpha, Beta和Omega的说明,但他并不是很了解,他小时候把大把的时间都放在研究仙子和巫师上了,狼人什么的他当时也只认识Scott一只,而后者显然也没有什么研究的必要。

“所以…你们之间有什么区别?”

“Stiles…他是只Alpha!”Scott双手捂脸简直想要放弃解释,Derek的表情应该是个苦笑。这两只狼人目前达成的唯一共识应该是:这个小巫师的安全意识很令人担心。“他是狼群里的头狼,有很强大的力量,只要他想他完全有能力一口咬死或者…总之,和他相处你要小心!!!”

Scott停下来因为Derek正挑衅地瞪着他,小狼人也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不许拿你的爪子碰我最好的朋友。 如果狼人会心电感应的话,Scott会这么说。

我没想拿我的爪子碰你最好的朋友。Derek不知道这是不是谎话,反正狼人没法心电感应。但说实话,Stiles确实不是个让Derek觉得不痛不痒的存在。这个小巫师从搬进来以后就轻而易举地吸引了这只头狼大半的注意力。Derek刚开始以为那是因为Stiles的多动症和一刻也停不下来的嘴巴。毕竟他甚至都不会这么关注那些他狼群中刚被转化的小狼。但那次月圆夜的意外打破了他这个看法。

原因很显然,他不是一只会温柔地舔舐猎物的狼。

直接撕碎对方的喉咙才是他的风格。

所以,尽管不愿承认,但他确实无法理解自己那一晚把Stiles压在墙上舔他脖子的的行为。他当时觉得自己头快要爆炸了,脑子里面没有别的,只想这么压着他,舔他,咬他,让他身上沾满自己的味道… 这些让Derek自己都觉得异常的反应与行为,让Stiles变得与众不同了起来。

“喂,”Stiles的声音把Derek拽出了回忆,意识到他们两只狼人正谁也不肯示弱地互瞪着,小巫师被冷落在了一旁,一脸无奈。

“好吧,你们就这么瞪到地老天荒吧,Alpha,还有Omega什么的。“他顺手拿起沙发上的背包,”我可要上学去了。”

“等等Stiles!”Scott和Derek都停了下来,Scott一个箭步冲到小巫师面前,结结实实地挡住了路。

“Stiles,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抱歉我不该那么冲动地搬出去,但我也希望你能尊重我的决定…对不起。”他无需多说,那双狗狗眼替Scott解决了一切。他俩认识十多年了,就这招从没失效过。Stiles咬着牙,似乎仍有点不服气地锤了Scott的右臂好几下,没错,好几下,泄愤!虽然这对后者来说完全没有杀伤力。

“….啊啊啊可恶!”Stiles脸上闪过的表情应该可以拍一部电影了,他最终叹了口气。“好吧。道歉接受!我们可是左右双蛋,缺一不可的。哥们,你知道我没法真正生你的气。”这货都‘一路闻过来’向他道歉了,他怎么能拒绝?

“太好了!左右双蛋又重聚了! ”Scott激动地给了Stiles一个拥抱,Stiles忙着用拳头攥那只小狼人的脑袋,而Derek因为那简直奇葩的昵称翻了个白眼。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3 )

© Uexkü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