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xküll

每一个懂礼貌的宝宝都是小天使,有你们这些小可爱们在,世界就还有希望。

【Sterek】超自然室友-小剧场

我又来不务正业了(´・_・`)

小剧场:Derek的狼群(上)


Stiles不知道Derek有个狼群。 

好吧,这么说不对。多亏了Scott,虽然他知道了Derek是个碉堡了的头狼,一个Alpha什么的,还知道了他来自一个很有名的家族有很纯的狼人血统。头狼意味着Derek会有个狼群。但他从没有如此清晰地意识到过,Derek•头狼•Hale,真的,有个,狼群。

直到今天。 

今天本来和普通的每一天没什么不同,Stiles放学,回到他们的合租房。但和以往不同的是,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不是Derek。而是一个身穿暴露皮衣的火辣到爆的女狼人。 为什么说她是个狼人呢?因为她正毫无掩饰地摩着自己又尖又长的狼指甲,舔着自己的獠牙,看向Stiles 的一瞬间像盯上母鸡的黄鼠狼,两眼放光。 

“What the --”然后,我们可爱又可口的Stiles还没来得及叫唤就被她一爪子压倒在了地板上。

哦不天哪作为一个男人被女生压倒也太丢人了,脸颊着地的时候Stiles欲哭无泪地想,下一秒心中却警铃大作,因为压在他身上的女狼人正伸着爪子一手掐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压住了他惯用魔法的右手手腕。

正常的用下半身思考的男性可能会因为被一个’波涛汹涌’的火辣女人压在身下而感到兴奋,但我们的Stiles此时可半点也兴奋不起来,他快吓死了,因为第一,他有点性取向不明,虽然他曾经也暗恋过Lydia吧但这不是重点;以及第二,她她她她的爪子正地抵在他的脖子上啊啊啊——

“Derek!!!”Stiles一嗓子哀嚎,没命似地挣扎了起来。

“从他身上下来,Erica。”下一秒Stiles就看见一双鞋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身上的重量也刷地一下消失了。哦太棒了他从来没有这么感激过那个头狼的神出鬼没。 

Stiles迅速地支起上半身坐在地上,一脸惊慌的表情,条件反射般地举起了右手。看见魔法气流的那一瞬间Derek还真的以为那个小巫师要是用什么杀伤性的魔法呢。结果Stiles只是挥了挥手,愤愤地变出了个苹果向那只跳到一旁的女狼人丢了过去。 

那个叫Erica的狼人敏捷地接住苹果,好奇地把它在手中转了转,然后伸出獠牙刚要下嘴——

 “有毒!”Stiles和Derek异口同声地高喊到。

女狼人嗅了嗅手上的苹果,看向Stiles又看向Derek,然后露出了个玩味又嫌弃的表情,把苹果丢了回去,一转头不知道蹿到哪里去了。 

Stiles仍一脸目瞪口呆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而Derek则一把抓住惊魂未定的小巫师的领子,把他举起来略微脱离地面,抵在墙边,距离近到完!全!没!有!必!要! 

“你以后小心点。”他靠近他,气息吐在Stiles的耳边。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把他拽起来抵在胸口,为什么要像威胁他一样警告他,他只是下意识就这么做了。 

我只是想帮他站起来而已。他对自己说。不想承认他不喜欢这个小巫师身上留有其他生物的味道。 

“你们狼人是不是都有!毛!病!?!”虽然不疼但Derek的这一举动惹得Stiles真的炸毛了,他像猫挠人似得猛挥出’爪子’准备给Derek来一拳却被后者一下子躲开了。小巫师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他正经意义上第一次对Derek进行肢体攻击,但后者看起来完全不介意的样子似乎还有点被逗笑了。

“你们这些自大的、傲慢的、该死的强的狼人!把人压来压去丢来丢去很好玩吗?!你…”Derek放开了他,他双脚落地继续咒骂,却在发现房间里已经出现了第三只狼人时闭上了嘴。 

如果Stiles是只猫,他现在一定炸得比气球还鼓。 

而Derek很乐于看他鼓着腮帮子的傻样。

他瞪了一眼Derek。 

然后那只女狼人也回到了客厅。

 “这不公平!”小巫师向下甩着拳头,愤愤给屋子里每个狼人一人一记刀眼。虽然并不具有一丁点杀伤性。

 “以多欺少!” 在那只新来的男性狼人向他呲牙时,名为Stiles的气球彻底瘪了下来。

 “没人要欺负你,Stiles。”Derek好笑地揉了揉额角。“停下,Boyd。”叫Boyd的狼人立刻乖乖停下了呲牙的嘶嘶声。而这一次Stiles挑起了眉。 

“他们是我的Pack。“头狼如是说。 

---x--- 

小剧场:Derek的狼群(下)

 “所以呢???”Stiles忍住了把他们每一个人都诅咒一遍的冲动。“你的狼群就可以把我耍着玩吗?嗨你们好我是Stiles我会点魔法但完全没有什么可怕的所以你们可以尽情地把我丢来丢去谢谢!”

 “你会魔法?” 

哦这可太好了,又一只不知名的狼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蹿了出来,吓得Stiles一个激灵。该死的他是块狼人吸铁石吗?为什么所有的狼人都在以肉眼可见速度出现在他平平凡凡的生命里?这果然是诅咒! 

“你看起来好正常,我以为巫师都是绿色的那种奇奇怪怪的家伙,有着尖尖的指甲,嘴里咕哝着咒语什么的。” 

“好吧,显然他们并不都是那个样子的。”Stiles双手摊平作无奈状。 

“有道理,”最后冒出来那只狼人无害地眨着蓝绿色的眼睛窜到了Stiles身边,而Stiles看起来正在试图挠开墙面把自己塞进去。狼人向他伸出了手,一个标准的握手姿势。 

“你好Stiles,我是Isaac。” 终于有一个会正经打招呼的狼人了,Stiles谢天谢地感激涕零地回握了过去,却被对方手掌惊人的力度捏得皱起了脸。

“啊喂——!D-Dude!!!“ 

狼人立刻放开了手,一脸歉意:“对-对不起!我刚转化,有点控制不好自己的力度!“ 

“转化?“Stiles捂着自己的手欲哭无泪,对方的道歉看起来倒是很真诚,”你是指变成狼——“

“变成狼人,没错。“Derek打断了他,小巫师注意到了对方脸上的一丝阴云。那只臭Alpha总是不知道在为什么不爽。 “正如他所说的, Isaac刚成为狼人不久。这位是Boyd。还有你刚才’见识过’的,Erica。“

Derek转移话题。而Stiles这次终于没有漏掉重点。 

“——停!等等,大酸狼,“Stiles比划了个暂停的手势,”他所说的转化是怎么回事?“

没注意到其他小狼在听到’大酸狼’这三个字时有趣的反应,如果可能的话,他们仨现在一定是一副竖着耳朵尾巴狂摇的样子。 

“Derek是Alpha,他会咬我们一口,”Boyd站了出来,“然后我们会经历转化,成为他狼群中的一员。”他说得非常轻描淡写,就像自己被咬后没有疼得要死一样。 

“没错,”Erica附和着,“转化虽然很痛,但被Derek咬也算是种享受了。你真应该看看他咬我的时候的那种眼神,想象一下,根本无法拒绝啊。” 

Stiles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该死他真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早点做一些关于狼人知识方面的功课。Derek可以通过咬来将他人变成狼人吗?传说中的那个“诅咒咬”?那天晚上…他猛然想起Derek曾经用牙齿接近他脖子行为,还有那所谓“无法拒绝”的眼神。哦不不是吧—— 

他僵着脖子慢慢看向Derek。 

“Derek,你是不是曾试图…”

“不,我不是。你没戏,Stiles。“Derek瞪着他,直接看透了他的心思,”你太瘦了,还蠢,就算撑得住转化,也撑不过我的训练。“

他从没想转化过Stiles是实话,他一屋子的小狼人可以作证。至于他那天晚上的举动…大概是因为别的原因。

三只Derek狼群里的小狼都一声未吭,但为眼前的好戏而兴奋地’摇着尾巴’。

Stiles先是狐疑地盯了他好久,接着打了个冷战甩了甩头恢复了常态。 Stiles的常态。

“…很好,伟大的巫师Stiles决定不接受来自Derek狼群的殊誉。End of the story!所以现在你们是不是该去训练了?“Stiles脸上的表情无声尖叫着“快走快走快走!”他实在忍不了被四只狼人围观,这才是活生生的视奸!有Scott和Derek就够他操心的了,等等,不,他才不带Derek玩。总之,他希望他们现在立刻马上赶快离开,越快越开! 

“…为什么要训练?今天是休息日。“Isaac说,所有狼(除了Derek)都纷纷表示赞同点头表示赞同,一脸纯良无害地盯着小巫师炸毛的样子,而Stiles想一头磕死自己。 太棒了,这意味着他这一整天都别想好好休息了。 


小剧场番外: Stiles本以为和Derek的狼群相处会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但事实证明他无需费力,一份热腾腾的苹果派出炉后,他赢得了所以小狼的心,和胃。 

尤其是Isaac的,真的?就因为一顿饭?这只小狼看起来就要为Stiles倾倒了。吃完饭之后恨不得一直围着Stiles转。这让Derek莫名有些不爽。

 “别去烦他,Isaac。“Derek在Isaac第三次试图小心翼翼地蹭到Stiles身边的时候发话了。他走上前来,隔在了小狼人和小巫师中间,后者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努力试图屏蔽掉身边的所有生物。 

Boyd和Erica学着Derek挑眉的动作,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哦,这可不寻常,他们的头狼是在吃醋吗? 但显然在场的只有Boyd和Erica嗅到了这股醋味。而那三位当事人:Isaac,Stiles甚至包括Derek本人在内,都没有察觉。 

“他让我再次感受到了母爱…我闻到了妈妈的味道…”Isaac一脸委屈状,试图蹭过来。

母爱你妹!!! 

还没等Derek张嘴,Stiles就红着脸一把拿抱枕将靠过来的Isaac打出老远。后者可怜巴巴地露出了跟Scott似得狗狗眼。 

啊啊啊谁来弄死我!Stiles捂脸呻吟道。 


——————————————————————

PS:小剧场比正片还长系列XD,我都能给小剧场写出番外真是够了,大家就当正片看吧(逃走






评论 ( 6 )
热度 ( 46 )

© Uexkü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