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xküll

每一个懂礼貌的宝宝都是小天使,有你们这些小可爱们在,世界就还有希望。

【Sterek】超自然室友(4)


场景七:训练

“求你了Derek!”

Stiles正半挂在Derek的胳膊上,一副装可怜的表情。而后者正在努力地,真的很努力地抑制住把这个小巫师从自己身上撕下来顺手扔出窗外的冲动。

“不行。”

“就这一次!Dereeeek !!! Please! ”

“…...”

头狼看着眼前对自己纠缠不放的小巫师,一个头两个大。

---x---

事情的起因是头狼回家时的那一身毒參茄味儿。(提示:毒参茄就是曼陀罗草)

Derek刚从训练Pack的小树林回来,一切都还很正常。Stiles一如既往地凑过来和狼人打了个招呼,手里正包着他的魔法书。然后小巫师顿了一下,抬起了头,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

“Derek!你身上有毒參茄的味道!”Stiles靠过来堵住了头狼的去路,凑近他的皮外套嗅了嗅,眼神里带着兴奋。

“我知道。”Derek知道自己身上的怪味。该死的他当然知道因为他是个鼻子该死的好的狼人。而且他也知道Stiles在想什么。一清二楚。从他的加快的心跳声里都能听出来了。但他现懒得和Stiles废话因为他快被这味道熏死了!他只想回家好好洗个澡,而不是看着这个小巫师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你在哪儿粘上的毒参茄味儿?”

“大概是在Pack训练的时候吧。”Derek记得自己今天训练时一个走神被偷袭他的Boyd撞倒了,那小子劲儿可真大,把Derek撞进了不远处的一片草丛里。(哦这真是耻辱,Derek得找时间教训那个小狼崽子一顿,加大点训练量什么的。)而他爬起来后身上就满是这股难闻的味道。他现在意识到那可能不是普通的草丛了。

“那…你们下次狼人训练的时候能不能带我一起去?”

“什么?”

狼人微微低下头,莫名其妙地看着小巫师真诚认真的表情。那副模样像极了狼人发现猎物的样子,只不过对于他来说是巫师发现了药材。

“我说你们下次狼人训练的时候能不能带我一起去?”

“不行。”Derek当然听清了Stiles的话,一清二楚,他只是不同意话里的内容。一个半吊子的多动症巫师和一群处于高度兴奋状态的狼人待在一起?还要去招惹曼陀罗草?他还嫌Derek照看那些小狼崽们不够忙吗?

“噢拜托了Derek! 带我去又不会死人!我保证不乱跑不和你的小狼人们打架,我只是想摘颗曼陀罗而已你知道这些可恶的小植物最近有多难找么我可是找了很多地方也找不到一株的——”

“不行。”

Derek本以为自己能干脆地拒绝掉这档子事。但很显然他低估了一个巫师对药材的执着。

然后就是现在这样了,Stiles几乎要半挂在Derek身上了,而且毫无自觉地撒着娇。而头狼看起来手足无措,快要窘迫死了。

“Stiles我给你三秒从我的身上滚下来。”说真的他为什么还没对这臭小子动手?

“我不,除非你答应带我去。“

“从我身上下去,不然——“Derek呲起牙,眼神暗了下来,为了吓唬他。

“——不!”Stiles这次是和Derek扛上了,“我不管!你要不爽就打我一顿吧!那药材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好不容易让我遇见了我不能就这么放弃!“ 他干脆把头往狼人的胳膊上一埋,抱得更紧了。

Derek收回了牙齿。

---x---

画面一转,此时的Derek坐在Loft的屋顶,从高处俯视着远处—— 他的小狼崽们正和Stiles在树林里嬉戏着。与其说是嬉戏不如说是单方面的你追我赶。Stiles骑着扫帚欢快地嗷嗷叫着冲在前面,身后追着一群欢快的小狼,连滚带爬地跑过,玩的不亦乐乎。

看着他们闹来闹去,头狼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这很奇怪,他以为自己从不是个好热闹的人。

“Stiles。“当小狼人们终于把小巫师从扫帚上扑了下来并在地上滚作一团时,Derek突然叫了停。

“ 哈哈哈 --等、等下,哈--停!”Isaac和Erica正忙着挠Stiles的痒痒,Boyd弯着腰似乎犹豫着要不要加入。小巫师闻声,嘻嘻哈哈地扭动着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直起脖子。

“Derek你叫我?”

“你还记得你是来这里干什么的?”Derek在远处吼着,尽量让自己听起来认真又严肃。

“哦哦哦对了!我的曼陀罗草!快带我去找!”Stiles急忙从狼群里挣脱了出来,单手一挥扫帚就飞快地飘到了他的身边。他跨上扫帚,咻的一下飞上了房顶,稳稳地落到Derek身边。他看向Derek,明亮的蜜色眼睛眨了眨,一脸“你看我骑扫把是不是帅呆了快来表扬我”的表情。

“我可是会飞的哟,厉害吗?”他自豪地挑起下巴。

Derek瞥了他一眼,嘴角划过一丝坏笑。接着还没等Stiles反应过来,头狼便伸出左臂紧搂住了小巫师的腰,带着他一起纵身从屋顶上跳了下去。Stiles吓得立刻双手搂住了Derek的脖子。但还没等他尖叫出声,Derek已经搂着他稳稳地落到了地上,狼人的手臂很有力量,肌肉绷得紧紧的,把小巫师安稳地护在了怀里。

“厉害吗?”Derek故意学着Stiles的语调发问,小巫师下意识地点头,紧接着又摇头,随后才意识到自己还在Derek的怀里,头狼正搂着他的腰,而他也严丝合缝地贴在对方结实的胸口上。

Stiles的脸腾一下就红了。心脏狂跳。

“你、你你…”Stiles急忙双手抵住Derek的胸口试图挣脱,但对方握在他腰上的力度却没有丝毫松懈,把他牢牢地固定在了原地。“你这是耍流氓!”Stiles正忙着脸红,他试探性地微微抬起头,视线突然撞上了对方视线。Derek正直勾勾地看着他笑着,Stiles从没在他脸上看见过的那种笑容。他笑得是那么真诚,露出了两排白白的牙齿,眼睛都弯了起来。

那笑容晃得Stiles有一瞬间的失神,看得他一愣一愣的。他们俩就这么互相望着。

直到听见那群小狼人跑了过来的声音Derek才一把松开Stiles。失去力量支点的小巫师踉跄了两步,俩人立刻分别看向了两边,Stiles揉着头,Derek摸着自己的胡茬,就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赶过来的Erica一眼就看明白了。不只是那个满脸通红心跳快要爆表的小巫师,他们头狼的心跳此时也快得不太正常,还带着一脸心虚。她翻了个白眼。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真的吗?你当我们都是小聋瞎吗?

Boyd走过来和Erica交换了个眼神,点头表示理解。

只有Isaac傻傻地站在一旁,看看Derek,又看看Stiles,一脸不知所措。

“咳,Derek?”Stiles首先打破了沉默:“正经事,我需要你带我去找曼陀罗。”

“嗯。”Derek也挠了挠头,动作和Stiles出奇的一致。“跟上我。”

Derek带着Stiles和那三只小狼(后者是自愿跟上来看热闹的)走进森林里,来到了昨天训练的地方。小巫师一眼就认出了那一丛毒参茄,然后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半跪在地上靠近那株植物。

三只小狼好奇地伸长脖子瞧着,而Derek正努力地把视线从Stiles翘起的屁股上移开。

“没错!就是它!”Stiles俯下身嗅了嗅,检查了一下那些绿色的叶子,然后开心地宣布道:“我需要拿一只回去。”然后他一挥手,变出了一个用布裹住的盒子。他把盒子放在一边,刚准备下手,一回头注意到了距离他不远处的那四只狼人。

“那个…你们最好把耳朵捂起来。你们知道曼陀罗在被拔起来后可能会很…聒噪。我会很小心弄的,但为了以防万一,不想伤害你们狼人敏感的耳朵。”

听罢,所有狼人都打了个冷战,仿佛已经能想象那种响彻天地的哭声,齐刷刷地捂住了耳朵。(Derek除外,这个动作太娘炮他做不来。他只是站在那里双手插兜,小心翼翼地看着Stiles。)

Stiles把表面的土拨开一小层,接着小心翼翼地拔起毒参茄上部的叶子,把它从土里慢慢拔了出来,那株表面看起来无害的植物终于逐渐露出了它人型的根茎。随着Stiles一点点把它拽出来,曼陀罗像小孩子一样扭来扭去,表达着从土里被揪出来的不满,张着’嘴’的样子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小狼崽们眯起眼睛,更紧地捂住了耳朵。

但出乎意料的是,那以吓死人的尖叫出名的曼陀罗并没有立刻爆发出哭声,Stiles把它完整拔了出来,动作很温柔,紧接着立刻用抱小孩子的姿势把它抱了起来,放在了怀里,食指戳了戳它的 ’小肚子’,而曼陀罗’哽咽’了一下,随即也真的像一个被逗笑了的孩子一样手舞足蹈了起来。

狼群保持着双手捂耳的姿势,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乖,乖~”曼陀罗在Stiles的怀里乖乖躺着,完全平静了下来。“把你种到我的花园里好不好?小乖乖,那里又大又安静,没有那些吵吵闹闹的狼人,嘘--嘘,别哭,你也喜欢安静对不对?”

Stiles一边哼哼着不知是什么的曲调的歌,一边打开了他的布盒子,把曼陀罗轻轻放在了里面。他舒了一口气,刚关上盒子,小狼崽们就窜了过来把他围成一圈。

“哇哦——那真的,你真是太厉害了!”Isaac先冲上来表达着对Stiles的敬仰之情。而小巫师急忙给了他个噤声的手势。

“嘘!别出声你们会吵醒它的…“

Isaac听话地闭上了嘴,但他的狗狗眼比他的语言还有富有表达能力。

“你要把 那玩意 带回去种在 咱们家 的花园里?”Derek也靠了过来站在Stiles身边,神情复杂。

“对的。哦别担心大坏狼,它不会半夜大哭把你的耳朵震聋的我保证!只要方法得当,曼陀罗们可是很乖的,同时也非常稀有,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留着它。我不会杀死它的,我只是偶尔需要几片它小小的叶子。”Stiles轻轻地敲了敲盒子,仿佛最后一句话是对盒子里的小家伙说的。随后把盒子小心地抱在怀里,坐上了扫帚。“我现在要先回去一下,在它醒来之前尽快把它带回去种起来。别担心,我记得路,先回去了!再见了伙计们,“Stiles犹豫了一下,又看向头狼。

” Derek?”像是在征求他的同意。

Derek点点头。

“回去吧。”然后他看向他的小狼崽们,“我们还有训练要做。”

哦不—— 训练—— 三只小狼在心中齐声呐喊着。

---x---

Derek从树林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一弯明亮的新月挂还未完全被黑夜吞没的,泛着层层蓝色的天边,像是浪潮里的一叶孤舟。他们今天的训练进展的很不错。而对于我们的头狼Derek来说,进行得很不错的定义就是:那三只小狼已经被累得没劲闹了。

嗅着晚风与树叶的味道,他向家的方向奔跑着,释放着作为动物的本性,心情舒畅,琢磨着Stiles种曼陀罗草最好不要闹出什么事。

但在距离他们的宅子不远的地方,Derek慢下了脚步。

他闻到了一股陌生的味道,但并没有陌生的心跳声,所以刚开始那并没有让头狼提起警惕。但随着他的靠近,那种陌生的味道变得越来越明显…

与其说是陌生…

不好—— 他突然狂奔起来。


TBC

作者自我吐槽:写了这么多日常,我终于要写到主线事件了。(笑)大家放心吧,我的宗旨是:有肉有糖。
哦对了,下章会有个OMC出现,至于他的身份...到时候就会知道了。(笑





评论 ( 12 )
热度 ( 39 )

© Uexkü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