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xküll

每一个懂礼貌的宝宝都是小天使,有你们这些小可爱们在,世界就还有希望。

【Sterek】超自然室友(5)

这章微短,因为最近要考试了,考完会长更!谢谢你们对这篇文的喜欢💕


场景八:吸血鬼

从Pack训练的小树林出来后,Stiles就骑着扫帚吹着风,老老实实地回了家。到家后他急忙冲进花园,小心翼翼地把那株曼陀罗种了下去,种在他的附子草和荧光蘑菇之间,后者非常乖,没有哭闹一声。

真是一株乖宝宝,Stiles开心地想,拍了拍曼陀罗的叶子。

有时Stiles会想,自己的生活其实还挺平静的,真的,比如现在。没有争吵,没有意外,没有奇怪的超自然现象,他自己可以种种植物,摆弄摆弄药材,挺好的。

有时他会想,有那个狼人在其实也无妨,生活确实会精彩一些,他会拥有比以往更热切的心跳。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有些事情,正悄然无声地发生着。

他刚开始注意到这个现象其实是在几天前,说来也很奇怪,他总觉得他在家的时候有人…在看他。这样听起来好像很变态但是真的。刚开始他以为那是Derek,没错,Derek有时会偷偷看Stiles,在他做饭时,或者赖在沙发上看漫画书时,Stiles知道,与那头狼的性格不一样,Derek的视线从来不是冰冷的。他的视线很烫,就像狼人的体温,经常会烧得Stiles一阵脸红。但这几天,尤其是在Stiles自己在家时,他总能感觉到一束毫无温度的视线望向他的后背。他转身,却什么也没有。宅子里静得可怕。

这种感觉今天格外强烈。强烈到Stiles已经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从花园里回来的小巫师在厨房准备晚饭。想到也许Derek的Pack也会过来吃,所以他准备多弄点肉和土豆,那些狼人总喜欢这些高热量的东西。他心中碎碎念着,拿出餐具,却在盘子上看见了一双红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一把将盘子摔了出去。

“啪嚓——“盘子在地上摔成了碎片。上面的眼睛早已消失不见了, Stiles却感到了从未有过的不安,因为他惊恐地发现那冰冷的视线还在。他转身,家里什么人都没有,只有他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咚咚的心跳声。

“Derek——?”

没人回应。

小巫师真的被吓到了,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自己一个人在家过。他一边祈祷着Derek那只大坏狼快点回来一边躲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但在进屋的那一刹那,那种只有在鬼片的会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他看到屋里化妆台的镜子上有人影闪过。

“啊啊啊啊——”小巫师立刻被吓得跳出去老远向后倒去,后背抵到了床沿。镜子里的影子又出现了,那一抹模糊的黑色扭曲着。随即,一个声音传入了他的脑海。

“…别怕。Stiles。“

不怕才怪啦!Stiles颤颤巍巍地捂住嘴,内心里强烈地抗拒着,双腿却不听使唤地来到了化妆台前。

“你认识我,孩子。”

“你你你谁啊?”Stiles哆哆嗦嗦地看着化妆镜里的忽明忽暗的虚影。

“还记得月圆夜那天晚上的声音吗?”

Stiles僵住了。在Derek发疯似得把他扑在墙上的那个没有月亮的月夜,是同样一个声音在他脑中回响着。

“上来,”此时此刻,那声音又鬼魅般地飘来。

“上来,来阁楼…“Stiles觉得自己的脑子变慢了,短短几个词却怎么都想不明白。他们…有阁楼的吗?忘记了恐惧,在头脑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被蛊惑着迈开了双腿,走上了通往三楼的楼梯,来到了左边的那扇门前。

门开了,里面有继续向上的楼梯。

“上来。“

Stiles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阁楼里了。阁楼很小,而且很冷,Stiles抱着双臂打了个冷战,因为寒冷也因为恐惧。在他的正对面的是一栋雕刻着玫瑰花纹的墙壁,而现在那些玫瑰花们正慢慢“活“了过来,缠绕着藤蔓,从墙体中浮出。

一个高大的身形从玫瑰丛中浮现在他面前。

“很高兴见到你…Stiles。“

在对方完全暴露在Stiles视线之后,巫师才看清了对方的样子。眼前的男人身材高大魁梧,比Derek更高,简直要抵到低矮的阁楼的屋顶。那个男人看上去有四十岁了,一身暗色的着装像是欧洲古代贵族的袍子,黑色的头发利落地被梳到后面,鬓角带着灰色,皮肤苍白,眼睛正看向他,发着红光。

那个人笑了,Stiles没有错过对方嘴里隐约浮现出的尖牙。

他是只吸血鬼。

Stiles一下子紧绷了起来。

“你是谁?” Derek不在家,独自面对一只吸血鬼Stiles不敢丝毫大意。尤其是对方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是个新生儿,整齐的头发,复古到傻气的衣服,控制镜中影的能力,蛊惑、催眠…Stiles 的脑子飞速计算着。他是个很古老的吸血鬼。最危险的那种。

虽然他看上去尚且没有任何攻击的意图。

“你一声不响地出现在别人家都不做一下自我介绍的吗?”Stiles嘴上说着,背在身后的右手正盘旋着魔法。

那只吸血鬼看着他,缓缓地开口。

“事实上,这里就是我的家。”

Stiles瞪了回去。这是他和Derek学的,神威狼人瞪。

眼前的吸血鬼清了清喉咙。

“我为我的失礼道歉。 “他停顿了一下,看向Stiles,”我的全名是Nicklaus Lorenz Baron von Schwarzwald。你应该有所耳闻。”

*我听说很久之前这栋房子的主人是个吸血鬼。*

他突然想起了那一晚Derek说的话。

Stiles心中一惊。他记得这个名字。这个人没有撒谎,在见识到过骸骨仆人后Stiles改过自新把合租协议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读了一遍。他记得这个人的名字,那个奇长无比的奇葩名字被写在房屋主人的位置。但这又能怎样?即使他真的是这栋房子的主人也改变不了他在镜子里吓唬Stiles还把他引进阁楼的事实。是他先不友善的,我们的小巫师知道硬拼的可能性不大,默默收起了手中的魔法,保留魔力以便自保。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等Derek回来。然后他们再商量怎么解决。

“你们欧洲人自带装逼属性的名字真有趣,连自我介绍都省了。“Stiles眼睛一转开始嘴炮模式。”你好,来自黑森林的Nickluas 男爵*。我的尊名是Stiles Badass Stilinski from Beacon Hill,很高兴认识你。“

“你可以叫我Nicklaus。”

“当然,你也可以叫我Stiles。或者伟大的巫师Stiles。随便你。”

“Sehr lustig,Stiles。”(真有趣,Stiles。)

“不敢当。”Stiles耸耸肩,原来是只德国吸血鬼。他为了搞定生物学期末论文学的那点德语没想到在这种地方派上了用场。

眼前的吸血鬼的眼睛红得很深,像静脉最深处混稠的血液,深邃到近乎于全黑,却在瞳孔外侧散发着难掩的红光。他深深地看进Stiles的眼睛。

“Du siehst so wie deine Mutter aus.”

Stiles的心跳突然停了一拍。

吸血鬼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对Stiles震惊的表情毫不惊讶。

此时楼下传来了一声巨响,像是木头被撞烂了的声音。Derek回来了!Stiles在心中呐喊着!狼人一秒钟都没有浪费,他飞快地从楼下冲了上来,转眼间就整个挡在了Stiles面前。他此时双眼通红,肩部的肌肉有力地鼓了起来的,仿佛要把那脆弱的布料撑破。狼人扑向吸血鬼就是一爪子,速递极快而精准。后者却轻盈优雅地躲开了,衣冠楚楚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要战斗,更像在跳一支华尔兹。

“等等!!!Derek!”在Derek第二次准备咆哮着冲过去的时候Stiles突然发出了尖叫。他不知哪儿来的胆子,伸出手抓住Derek的胳膊,那里的肌肉全部紧绷了起来,他甚至可以摸到狼人皮肤下血管中剧烈的脉搏搏动。后者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扭曲,仿佛在抵抗着将反抗的猎物开膛破肚的本性。他扭过头超Stiles咆哮着,露出了从未如此狰狞过的獠牙。

“别杀他!!”Stiles觉得自己快吓尿了,但他握住Derek胳膊的手满是坚决。

“你最好给我一百个不立刻把他心脏扯出来的理由。”狼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和不解,獠牙和利爪却都没丝毫收敛,眼睛也红得要命,喉咙里传出来低沉的、隆隆的咆哮声。

“你的小巫师会和你好好说明的。”站在一旁看着好戏的吸血鬼悄悄后退,靠近了那堵布满玫瑰的墙。

他看向Stiles。

“我们也会很快再见的。”吸血鬼向玫瑰丛中倒去,消失了。

Derek挣脱了Stiles的手冲上前去,用爪子将布满整个墙面的玫瑰撕扯开来。玫瑰下面,是一面镜子。

只要有镜子的地方,就有我。

Stiles又听见了那声音,他一脸苍白。

“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Derek还红着眼睛。

“什么?”

“在我上来之前,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Derek已经到了咬牙切齿的程度。他一步一步靠近Stiles,喉咙中那种野兽咆哮的声音越来越响,仿佛忍受不了Stiles现在这种恍恍惚惚的状态。该死的这让他感到很烦躁,同时也非常不安,和…担心。

*Du siehst so wie deine Mutter aus.*

“他…”Stiles的眼睫毛抖动着,闭上了眼睛。

“他说…他说我长得很像我的母亲…”

Derek停了下来,惊讶地看着Stiles,后者终于抬起了头。

“他认识我母亲。”


TBC

*德文解释:Nicklaus Lorenz(尼古拉斯·洛伦茨)Baron (公爵)von Schwarzwald(来自 黑森林)
以及这位吸血鬼这中二病般的鬼名字是我瞎编的,灵感来源于我们德语书上的Der Lügenbaron „Karl Friedrich Hieronymus Baron von Münchhaus.“ 不要在意细节!(逃走







评论 ( 4 )
热度 ( 41 )

© Uexkü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