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xküll

每一个懂礼貌的宝宝都是小天使,有你们这些小可爱们在,世界就还有希望。

【Sterek】超自然室友(6)


场景九:Stiles的身世

Stiles被关在Loft里了,被Derek。

当然了,除了那只头狼谁还会做这种控制狂的举动?Stiles愤愤地想。他真的,字面意义上的,被关起来了,在Loft二层的某个房间里。Derek让他的小狼群守着,不让他出去半步。他甚至通知了Scott,后者刚去了Stiles的大学向他的教授请了”病假“。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只该死的吸血鬼,Nicklaus。

那天在吸血鬼消失后,Stiles特别狼狈地被Derek连拖带拽弄出了房子,真的特别狼狈,因为Derek最终直接无视了小巫师的一切反抗把他扛在了肩上,一路狂奔,然后把他丢到了他在树林里的这栋房子里。正当Derek(相当粗暴地)把Stiles扔了进去,拿出准备手机一个个给那群小狼们打着电话时,Stiles对着屋子里的一面镜子尖叫了起来。

“啊啊啊别让那镜子对着我!他能在镜子中投鬼影!“

于是Derek砸了屋子里所有的镜子。

“盘子也不行!!!“

于是Derek二话不说得冲进了厨房,犹豫了一会儿又冲了出来,觉得自己这行为确实有点蠢。他一把抱起Stiles,把他丢进了二楼的客房。

这就是为何我们的Stiles沦落到了如此地步。他此时正可怜兮兮地坐在床边攥着床单,可怜兮兮的模样活像要被占便宜的少女。这间客房不大但很整洁,一张床,一张桌子(感谢上帝没有化妆台!),还有一间通向厕所的门,厕所里的镜子自然也早就被头狼砸了。这让Stiles完全没有了任何出门的理由。

“嘿你们这群混蛋放我出去!你们这是软禁!我要去告诉我爸爸!“听到门口有动静,小巫师从床上跳起来跑向门边愤愤地拍着门,门外传来了小狼们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真的很抱歉,Stiles,“那是Isaac的声音,”但我们不能放你出去,这是…Derek的指令,你也知道的…“

如果说Derek狼群里有谁对他比较好的话,那就是Isaac了,他总是非常热衷于向Stiles表示友善以及…一种奇怪的爱意。虽然Stiles不太愿意承认但那种感觉就像对方是个想拼命吸引父母注意力的孩子。但介于他居然都这么说了,Stiles感到一阵没戏。和这群小狼谈条件是毫无意义的,他得找Derek。

说曹操曹操到,Stiles听到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

“放我出去——Derek!“

“想都不要想,Stiles。“又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门被打开了,一大只头狼正气呼呼地抵在门的一侧,门的另一侧堵着一帮小狼,Stiles挤不出去。

“你这么关着我没用,“Stiles毫无畏惧地向Derek靠近了一步,挑衅般戳了戳他的胸口。”你也知道的,他叫我联系他,而且我也必须要联系他,他曾认识我母亲,我并不是期望我妈妈还活着但我真的有很多问题要问他。“Stiles看向Derek的眼睛,”很多。“

他的警长爸爸从不和他过多的聊他的母亲,每当谈起时,警长就会变得悲伤,他能从他爸爸那张脸上看出来的,即使他强颜欢笑着。所以懂事了的Stiles选择压抑自己的好奇,避免谈论这个话题。有时Stiles甚至觉得,就连他的父亲也不完全了解他的母亲。

“所以?你把他叫过来,然后自己去送死?“Derek看向戳在他胸口的手,又看向Stiles,又看向手,瞪圆了眼睛。

“那你觉得就这么把我关在屋里一辈子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么?“Stiles据理力争,为什么这只蠢狼一遇到关键问题就智商下线?”他是个吸血鬼,已经活了几百岁的那种老妖怪!他能穿墙,能读心,能催眠,要是他想要我死我早就死得渣渣都不剩了!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虽然我并不知道为了什么,但他来找我了,因为他需要我,我对他还有用,Derek!他不会就这么杀死我的。 “

起码现在不会。 Stiles心中不安的那一部分对自己说。关于这点他也不能百分之百肯定。

“…“头狼沉默了一会儿,似乎终于找回了一丝逻辑,冷静了下来。说来也奇怪,这个小巫师滔滔不绝的话总是能令Derek快速找回理智。

Stiles也看出了Derek在思考,他急忙献上一计。

“Derek我真的真的非常感激你们对我的保护和关心,说真的你们应该去当幼儿园管理员,小朋友们肯定会被你们管的服服帖帖的...好吧我又跑题了,重点是,这样把我关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你说对不对?我有个想法,不如我们引他过来,就来这里,你的地盘,在你们的监视下。我不知道那只吸血鬼到底有多强大,但我想,一只吸血鬼要面对四只狼人和一个巫师的话,也不会太轻举妄动的。“

“五只。“

“啥?“

“五只狼人,我叫了Scott来。“

“简直太好了…“Stiles对此有点纠结。虽然很不情愿Scott掺和这档子事,但说实话有Scott在Stiles还是会有一丝安心的。前提是那只笨狼没有捣乱帮倒忙就好。

“那是不是意味着你同意我的计划了?“

“嗯。“虽然嘴上答应了,但头狼似乎在斟酌着什么。”但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棒!“Stiles发出了一声虚弱的欢呼。”那我可以出去了吗?我想去厨房弄点吃的,我都快饿死了,我想来点薯片。“

“行。“

“耶——“

“但不准出屋。“

“哦。“

---x---

Stiles本以为,Derek的’做好准备’是指大蒜银刀十字架,或者木锥什么的随便哪些传说中吸血鬼很怕的玩意。所以在当Derek和小狼们扛着一堆枪!支!弹!药!进来时,Stiles的内心是无比崩溃的。

一堆枪,一堆银子弹,哦等等Stiles发誓他刚刚还看见了个圆滚滚的手榴弹。

“What the——“小巫师退回床上,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他发出一声绝望的呻吟,看着狼人们正把这堆武器往他的房间里扔。

”你们是要一炮轰了这个地方么?“Stiles指着角落里那个貌似是小型火炮的玩意。

“以防万一。“ 咔嚓—— Derek正忙着给枪装上银子弹。

“以防万一。“Stiles吐着舌头,学着Derek板着脸的样子说。别说以防万一了,这些玩意没把我轰死就谢天谢地了。

几个小时后,武器们都准备就绪了。Scott也赶了过来,带着他的女朋友。猎人家长女的出现这让在场的小狼们又一次紧张了起来。但Allison只是友善地和大家问了好,表明了她来帮忙的意图,因为说实话Allison的战斗力绝对不比在场的任何一位差。

Scott靠了过来,给了Stiles一个bro hug,摇着那条虚拟的狼尾巴表示对Stiles的担心。而Stiles(在Derek的监督下)给狼群准备了晚饭。鉴于他现在没有心情做苹果派,他在Derek的Loft里发现了数量惊人的肉。可能是牛肉或者…兔肉之类的。毕竟也没有其他食材,他用黄油煎了不少肉排,而狼人们似乎也很喜欢这种简单粗暴的吃法。Allison也来帮了他的忙,这让Stiles对这位女猎人的好感增加了一些。好吧,成熟点Stiles,你没有理由生这位无辜女士的气,你只要虐一虐Scott就好了。

吃饱喝足后(没错这里还有大量的啤酒,简直就像个不良习惯聚集地,他绝对不会让他老爹接近的那种),大伙儿都心满意足地聚在了客厅。Scott和Allison坐在地毯上黏在一起聊着什么,Erica和Boyd不知道去哪里了,而Stiles首先占领了沙发的一角,夺走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然后Isaac见状也’摇着尾巴’靠了过来,却被突然出现的Derek直接挡住。后者假装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大摇大摆地坐在了Stiles旁边,Isaac有点委屈地坐在了沙发的另一角。

Derek靠过来时Stiles有一丝僵硬,他立刻感到了身边来自头狼的源源不断的热量。天冷的时候这样也许会很舒服,但现在的Stiles感到一阵燥热,于是他开始说话。

“我说老兄,你这个宅子其实还不错,功能齐全。虽然看上去年久失修了一点,但彻底装修一下一定很完美。你为什么还要去租房子呢?”倒不是说他想让Derek从他们的合租房搬走啦,其实…他还挺享受Derek的陪伴的。只是Stiles一紧张就爱说话,还经常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他的老毛病了,已经没救了,要改早就改了。

Derek沉默了一下,他活动了一下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像野兽咀嚼猎物的骨头,然后抿了一口啤酒。

“我不是很喜欢留在这里。”

一瞬之间,Stiles在Derek的眼神里看见了悲伤,但那很快就消逝了,就像天边坠落的一颗流星。

“抱歉…”Stiles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但他在对方身上感到了一种熟悉的伤感,“咱们换个话题吧,据说今天NBC台有个新剧…”

“没关系,”出乎意料的,Derek打断了他。

“这里原来是我的家,从小长大的家。”

Derek的语调里充满了遗憾,这让Stiles屏住了呼吸,仿佛已经预感到了之后的不幸。

“但很多年前的一场大火夺走了我的一切。我的父母和姐姐都不在了。而我也选择了离开这里,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

“Derek…”Stiles没有想到这只做事一向坚决果断的头狼竟有这样的过去,他不禁回想起对方眼中的悲伤,感到一阵心酸。“我真的很抱歉,Derek...”他伸出手环住了头狼的肩膀,轻轻地拍着,后者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又立刻放松了下来。

Stiles还在轻拍着他的肩膀,就像母亲哄小孩子入睡那样温柔。Derek突然觉得Isaac说的关于母爱什么的鬼话也不是没有道理。Stiles身上确实有一种令人感到温暖的感觉,就像一个不断放射着光芒的小太阳,这让头狼有一种把头枕在对方大腿上就这么睡去的冲动。

直到他又开始说话。

“这新剧也没那么好看嘛,男主智商下线女主胸大无脑。”

一个聒噪的小太阳。Derek无奈地想。

“Stiles。”头狼直起后背,表情从温存突然严肃了起来。Stiles见状缓缓拿开了手,看向Derek的眼睛。

“嗯?”

“关于那只吸血鬼,你有什么想法?”

“这个啊…”Stiles坐直了起来,把腿盘在沙发上,双手抓着自己的膝盖。“我觉得他其实没有恶意…大概他需要我帮他做一些他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估计是因为我是个巫师吧…”

“月光瀑布不止你一个巫师,为什么他偏要找你?”Derek说的是实话,月光瀑布什么超自然生物都不稀奇。不远处的小树林里住着三个女巫姐妹,两个街区外的仙药店店主也是位老巫师。巫师这个种族并不稀罕。

“也许这和我妈妈有关。”提到妈妈,Stiles正经了起来,“也许是我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你确实与众不同。Derek默默地想,但他此时更希望眼前的少年只是个普通人,那样他也许就不会被莫名其妙的吸血鬼所烦扰了。

两人都陷入了沉思。

“不管怎样,我们需要采取行动。”Stiles率先打破了沉默。“我要去见他,明天。”

“明天?”Derek拧着眉头,似乎不愿意这么快让他的小巫师暴露在吸血鬼的爪子下。好像就这么拖延时间下去就能避免一切一样。

“没错,我们没有任何拖延的必要,还不如尽早解决比较好。”

“那你要怎么去’见’他?”

“这个嘛…与其说是’见’他,不如说是召唤他。没错我们伟大的巫师Stiles就是这么聪明。我已经想明白该怎么召唤他了,我只需要一面等身镜和一支红笔。“Stiles在被关在Loft里的时间可不是白费的,他查了很多资料,翻遍了互联网上能找到的一切。他对着Derek眨了眨眼睛,”其他的就不用你们担心啦。我会在楼上的客房召唤他,对,就是那个你们已经全副武装了的地方。“

头狼点了点头,用一种非常复杂的眼神看着他。Stiles有些感动的在对方眼神中看见了担心,还有一些Stiles认不出的情感。虽然他们没有说话,但这只头狼的心思小巫师总能明白。

他们之间又陷入了一片沉默。正当Stiles以为他们之间的对话已经就此结束时,Derek又再次开口。

“Stiles。“

“嗯?“

“要小心。“

“…嗯!“

小巫师望着头狼,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x---

Derek从未觉得如此度日如年过,昨天在确保Stiles和他的小狼们都入睡后,我们的头狼却怎么都睡不着了。破晓时分Derek叫醒了Boyd,让他守着,自己则离开了Loft。回来时他按Stiles所说找来了一面等身镜和一支红笔,却绷着一张脸死活不让小巫师和镜子单独接触,生怕那只吸血鬼又会不知从哪里冒出。

终于熬到了晚上,夜幕刚刚降临,屋子里静悄悄的,但所有人都感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一丝焦躁与不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把所有人的神经撩拨得紧绷绷的。

Derek把镜子放在楼上客房的最中央,所有火力对准的地方,然后他递给了Stiles那支笔。

“谢了伙计。“Stiles的笑容有点疲惫,想必他昨天也没有睡稳。他接过笔,然后抓住了Derek的左手,在头狼不解的注视中,小巫师在对方的手掌上,画了一朵红玫瑰。

“这是那只吸血鬼的标记,为了最糟糕的情况…如果发生了意外,我想…它能为你指路…“Stiles低着头小声说着,被Derek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

“它,会带我找到你吗?“Derek的不安几乎要写到了脸上。

“不…“他们俩离的很近,Stiles的声音几乎要埋在Derek的脖子里了。”它只能带你找到那只吸血鬼…至于我,我没法这么做因为我并没有特殊的标记…我只能希望到那时候我还能活蹦乱跳的吧。“

“你会没事的,Stiles,“Derek微微弯下身,握住了小巫师的肩膀,”你比你自己想象的要强大,保护好自己。“

“嗯…“不知为何Stiles简直要哭鼻子了。

“你知道我的标记吗?“

“?“

“我的标记,我狼群的标记。”Derek急急地拉过了Stiles的手,用微微探出的指甲在他的左臂内侧描绘着,指甲在皮肤上留下了泛红的印记,但奇怪的是那并不疼。那是一个三曲枝的图案,线条向三个方向卷曲着,中心相连。

那个印在他后背上的图案,印在他血液里的图案。

“我的狼群的标记,记住它,Stiles, “头狼看向小巫师的眼神满是认真,”等这些事情结束后,我也会给你一个标记。“Stiles呆呆地吸了吸鼻子,尚未意识到这个标记的含义。而在一旁的小狼们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嗯!“这个图案Stiles在Derek的后背上见过,虽然不太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但Stiles决定要在赶自己开始哭鼻子之前把正事完成。他握紧了手,向后退了一步,不情愿地离开了Derek的温度。

“好了…“小巫师扯出了一个明显带着紧张与焦虑的笑容。”要开始了,祝我好运。“

他对着狼群笑着,最后又深深地看了一眼Derek,后者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

Stiles转过身。掀开罩在镜子上的布,镜子里投影出他的影像,如果忽略小巫师严肃的表情和狼人们紧张兮兮的样子,一切看起来都毫无异常。小巫师拿起了笔,在镜子的边缘画上一朵朵玫瑰花的图案,直到玫瑰布满了镜子的四面边缘。Stiles刚一停笔,窗外泛进的白色月光便一下子被一阵阴云笼盖了。片刻,红月已至。血红色的月光肆无忌惮地撒了进来,染红了镜子,染红了整个房间。也染红了狼人们的双眼。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所有狼人们都伸出了爪子,紧绷着神经,一副进攻姿态。

小巫师在红色的月光中起身后退,镜中立刻刷地闪过一抹黑影。接着,那个衣冠楚楚的吸血鬼便从镜子里踏了出来,若不是这间房间早就被“严密武装”了的话,吸血鬼那不慌不乱的姿态活像是受邀赴宴的来宾。

“晚上好。”

吸血鬼微微笑着,弯腰前倾,泰然自若地做了一个绅士般的见面礼。但这却令Derek更加警觉了。不是因为吸血鬼那无所谓的态度,也不是因为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这个屋子里的武器一眼,而是因为他那双猩红的眼睛,从他出现以来,就没有从Stiles身上移开。

头狼默默地攥紧双拳,呲出牙齿,发出隆隆的低吼。

“晚上不好。”Stiles随口接话道。他也很紧张,但他更感受到了Derek的不安,同时也被眼前这只吸血鬼直勾勾的视线盯得心里发毛。小巫师将一只手臂微微向后倾斜,一个和缓的动作,试图安抚头狼。

“省省客套话吧,”见身后的头狼没有再进一步的举动,Stiles便开门见山。“就像你所说的,我们又见面了。但这里是我的地盘,嗯实际上这里是Derek的地盘但这不是重点,所以我是主,你为客,按照礼节,我有权向你提出问题,对么?”

吸血鬼点点头,不于置否。

“你来找我,因为你需要我的帮助?”

吸血鬼又点点头。

“你所需要的帮助,会不会伤害到我或者我们的狼群?”为了安抚头狼的紧张情绪以及确保自己的小命,Stiles想都没想就问出了口,但他却错过了Derek在听到“我们的狼群”这几个字的时候那一瞬间的表情。

“我不会伤害你的,Stiles,我向你保证。”吸血鬼倾身向前,似乎想握起Stiles的手给他一个'真诚'的吻手礼,但Stiles飞快地躲开了,而身后Derek呲牙的声音愈发明显了。哦该死!这个答案可一点安抚效果都没有!这简直是教科书般的扯谎,就像某个吸血鬼为了咬某个少女的脖子而随口编造出来的。

“但月光瀑布那么多巫师,你为什么偏要找我?”Stiles一边尽力安抚着头狼一边继续发问着。

“出于特殊原因,我需要你的魔法。“被拒绝吻手礼的吸血鬼装出了一副受伤的表情,但他也知道这种把戏骗不了Stiles,便又恢复到了之前那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什么 '特、殊、原、因' ?”这句话是Derek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关于这点,”吸血鬼终于将目光从小巫师身上移走了。他看了一眼正处于炸毛状态的Derek,波澜不惊地开口,“我想我和Stiles需要谈谈。单独谈谈。处理一些…相关事项。我猜Stiles也很想和我谈谈,毕竟,他还有好多“私人问题”没有问呢。可否请你们暂且移动到这栋房子之外,给我们一些私人空间?“

听到“私人问题”,Stiles心里咯噔了一下。

妈妈...

“没可能。”头狼态度坚决,他是不会让Stiles和这只老吸血鬼独处的。

“Derek...” Stiles回头,看向头狼的眼神里有一丝犹豫。“Derek,我...”

“没、可、能!Stiles。”Derek喉咙中翻滚的咆哮声变得更大了。

“Derek!”Stiles突然完全转过身来。他握住头狼的双臂,眼里的犹豫都化为了坚决。

“...就这一次,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他微微仰头,蜜色的双瞳望进Derek烧成火红的双眼。“就算为了我,我想知道...我妈妈...”

Derek顿住了。这是一个他无法,也无权拒绝的理由。

被握住的手臂紧绷地着,皮肤下的血管有力地跳动着,头狼内心进行着激烈的斗争,但最终抵不过小巫师坚定着闪烁的眼睛。他叹了口气,僵硬地把Stiles放在他手臂上的手拿掉,却没有送开。

“十分钟。”头狼一边握紧着小巫师的手,接着用眼睛死死盯住眼前的吸血鬼。

“你敢碰他一根头发,我不管你们吸血鬼有什么可以自愈的把戏,我会亲手撕开你的肚子,把你的五脏六腑都掏出来,捣碎,把你的头拧下去,看你再能不能长回去。”Derek咬牙切齿地下了最后通牒。他此时已经控制不太好自己的力度了,Stiles的手被握得有点生疼,但他却只是咬咬牙,把在唇边的嗷呜声咽回了肚子里。

因为莫名的,这份力度让他觉得安心。

接着,头狼终于舍得松开小巫师被攥得快勒出红印的手。他深深地看了Stiles一眼,深到能望进对方的灵魂,却什么也没有说。不。他不必多说。他不会让任何话成为遗言。赌上性命他也会确保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小巫师完完整整地活着。

Stiles也回望了过去,眼神既坚决又感动。哦他要哭了,明明这只大坏狼什么都没说为什么他会感到如此饱满的信任感呢?他向Derek果决地点了点头。

头狼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他已经找回了已经恢复了大部分理智。他侧过半身,对身后的Pack使了个眼色,大家相顾一视,手里抱着武器,开始慢慢向后移动。Scott没法插话,急得炸着毛嘶嘶着,一脸不情愿又担心又迫不得已地样子,Isaac也是,狗狗眼仿佛就快要飙泪了。但Stiles望着他们,给了他俩一个坚定的点头,才安抚住他那恨不得马上就冲出来和吸血鬼决一死战的好哥们。

“十分钟。”头狼重复道。

“十分钟。”吸血鬼看上去并不在意。

Derek是最后一个出去的,他的眼神没有在Stiles身上流连,而是警惕地死死盯住那只危险的吸血怪物。目送着狼群们消失在视野范围之外之后,房间内的一切都归于死寂。大概一分钟过去了,正当Stiles觉得气氛实在太奇怪准备开口发问的时候,毫无征兆地,吸血鬼突然向他逼近。

“喂喂喂--嘿你!卧槽你别过来!!!”Stiles猛地倒吸了一口气,被逼的连连后退,但吸血鬼已经把他逼到了墙角,他看向Stiles的眼神里居然有一丝柔和,庞大的身躯和压倒性的气势却几乎要把Stiles整个钉在墙上。

“不不不,你或许能用你那蛊惑人心的眼睛骗路边无知的小姑娘乖乖向你伸出脖子,但我可不吃这一套!我可是个靠谱的成年男性!”Stiles双手护胸状,恨不得立马向后跳出个百八十步逃离这个让人窒息的诡异地方,无奈身后只剩下了一堵墙。吸血鬼宽大的斗篷在他的身旁随晚风摇摆着,偶尔蹭上他的裤脚,让他寒毛直竖。

“你不必对我抱有恐惧。”吸血鬼循循善诱地说着。

“啊啊那你就不能离我远点吗你这个没有隐私意识的家伙!”Stiles一边絮叨一边徒劳地试图往墙壁里缩,突然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该死的,狼人和吸血鬼都一个德行,一言不合就壁咚别人以后还怎么做朋友!

“有话快讲!你为什么认识我妈妈?!还有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喔,关于你的母亲...”吸血鬼沉思了一下,似乎在思索回忆,很快便进入了话题,”我和你母亲,只是算是有一面之交。大概在一百年前,我受邀参加仙子宫廷的舞会,我们见过一面。哦...没错。她是一位仙子。小家伙,你的记忆并不是凭空而来。”

Stiles瞪大了眼睛,对方话语中的信息量像重磅炸弹一样炸得他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他回想着记忆里朦胧的金色翅膀,太阳一般闪烁着的光芒...

“我妈妈...真的是个仙子?” 小巫师瞪圆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傻气,“她...已经...曾经有...一百多岁了?”

“没错,Stiles。”吸血鬼点点头,”这在精灵这个种族中很正常。她是光芒的仙子,金色的翅膀,漂亮的香槟金色长发,和你一样的蜜色双瞳。太耀眼了,我们第一次见面,她耀眼的光芒几乎要烧伤我的皮肤。”

Stiles低下头,脑海中的画面从未如此清晰与鲜活。他想起来了,这很奇怪,但他全部都想起来了。他的妈妈...在他还是小婴儿的时候,妈妈是那么喜欢抱着他,用温暖的嘴唇亲吻他柔软的脸颊。他想起了他是多么喜欢用小小的手去抓妈妈那漂亮的,闪烁着金色的头发,它们又柔顺又闪亮,仿佛是由银河里所有星光汇成的川流。他想起了妈妈偶尔会露出的那对金色的翅膀,在爸爸不在的时候,她甚至曾抱起他,轻轻地飘起来。她好美,像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像晚霞天际上后一片云朵...

“...她的确很美。” 吸血鬼低头看着陷入自己内心世界的小巫师,点了点头。“但她永远都不会比我的Mina美。不。没有人比我的Mina美...”

“...Mina?”

“我美丽的Mina...”吸血鬼眼中闪过一丝光芒,Stiles在他的脸上见过这个眼神,那是寂寞与无助的狂欢。

“我的Mina,我美丽的,单纯的,可爱的Mina...帝王之女,却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一个人类的女儿,洁净美丽,却愿意去和一个肮脏的吸血鬼相爱。我勇敢的Mina,我悲情的Mina...”

“她...是你的情人吗?”

“她是我的一切。”吸血鬼笑着,脸上却满是苦涩。“我唯一的爱。”

“她...发生了什么?”

“她死了。”吸血鬼的神色暗了下去,“被木锥钉穿了心脏,就因为我肮脏的双手抚摸过她的身体。我爱她,我永远不会伤害她,也未曾试图转化过她。但他们不相信。我的Mina是那么勇敢,勇敢而又愚蠢,愚蠢到不会辩解,不会逃离,只是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他们把木锥双双钉入我们的心脏,把我们挂在十字架之下。他们以为木锥能杀死吸血鬼,却未曾想过,那钉入胸口的利器,杀死了纯洁,却赦免了污秽...我醒来时一切已经太晚了。这一切,都发生在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之上。曾经的神并不宠爱异类,十字架上的Mina宛如天使,却再也无法睁开她美丽的眼睛。那时的一切都是苍白的。我杀了很多人。我把她的身体保存了下来,放在我的棺材里确保她永不腐朽。把她放入深深的土地之中,令她暂且得到安眠。”

“我很抱歉...”Stiles的心中泛起一阵苦涩与同情,他犹豫了一下,“但...你为何要找到我?你说你需要我的帮助,但我只是个半吊子的小巫师,我...我该如何才能帮到你?”

“你能帮到我,Stiles,只有你能。”

“但我不能把死人救活,没有人可以,没有那样的咒语或仙药...”

“不,只有你可以,Stiles。因为你与众不同。”

“啊...?哪点与众不同?很多人可都说过我与众不同,比如我的雀斑,我的贫嘴,我的苹果派,好吧我又跑题了,所以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说具体点?”他又喋喋不休了起来,他好紧张。

“你的身世,Stiles,”吸血鬼看上去似乎并没有Stiles的喋喋不休所烦扰,”你的母亲...”

听到母亲二字,小巫师又一下子竖起了耳朵。

“记得吗?你的母亲是一位仙子。一位勇敢的仙子,她不在乎种族的限制,爱上了你的父亲。她为了平安的生活,隐藏自己的身份,与你的父亲结合,生下了你。一百多年了,仙子的寿命也只剩下了和人类差不多的期限了。她本能和你的父亲一同走到尽头,无奈病魔从没有怜悯。”

“妈妈...” Stiles有垂下了眼睛。

“但我很感谢她,我感谢她生下了你。你是一份上天的恩赐,Stiles。”

“...?”

“你的血统,Stiles,你是个奇迹。血统是种按百分比混合的东西,这确实这适用于人类。如果你是个混血儿,你可以说你有60%的日耳曼血统,30%的亚洲血统甚至还有10%的印第安血统。但这不适用于超自然生物,尤其是你,Stiles。 ”

吸血鬼更近地靠了过来,而小巫师却没有反应。

“对于你,这不是能按照比例来说的…你的父亲有巫师的基因,你的母亲是光芒的仙子。你的血液里流淌的是魔法和仙力的混合体,这是种美妙的融合。你知道这,按你们年青人所讲的,有多’作弊’吗?”

Stiles茫然地摇了摇头,眼神逐渐失焦。

“你知道,仙粉是巫师药剂最好的引子,对吧?”吸血鬼无声地靠近,他弯下身体,牵起了Stiles的手,将他的手腕内侧朝上,指腹轻轻地抚摸着那流动着涓涓血液的地方。

“而你天生二者兼具…”

Stiles像被蛊惑了一般一动不动,平日里转得飞快的脑子此时也慢了下来,仿佛时间与空间都被无限放大了。说好了不会被蛊惑什么的全都忘光光了。

他有巫师与仙子的血统,那就像巫师的魔法加上仙子的仙粉…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需要你帮助我,带回我的Mina...”

带回...谁...?

“用你的血液中流淌着的照耀生命的光辉,与复生咒...”

...光?...复生...

“你的存在…”吸血鬼冰冷的气息喷吐在Stiles的手腕上。

我的存在…

“是最好的魔药…”吸血鬼张开了嘴。

…魔药…魔药?

Stiles看向前方的眼神满是迷茫,甚至没有感觉到手腕上传来的微微的刺痛感。

---x---

Derek觉得自己要疯了。

云间穿行的红月亮若隐若现,逼得他眼睛泛红发亮。头狼在Loft旁焦躁地踱步,身旁的小狼们一声都不敢吭。天知道他在听到小巫师那声尖锐的吸气声时掉头奔回去的冲动是多么大。但他不能这样做,这样也许会把Stiles推进一个更危险的境界。他不能冒这个险。Derek拼命地嗅着,听着,定位着Stiles的心跳,确定着他的状态。这个小巫师的心跳就快要掀翻屋顶了,但他的气息逐渐平稳,Derek能闻到他因为紧张而微微出汗的味道。

突然地,他闻到了一种新的气味。

那是血的味道,缠绕着熟悉的、诱人的魔法气味…逐渐蔓延在空气中…

Stiles的血的味道。

Derek猛地跳了起来,不顾一切得冲向Loft的大门。他几乎完全狼化了,巨大的咆哮声吓坏了身旁的小狼们。

操!该死该死该死——

他就知道!他早他妈该想到!自己不该轻信一只吸血鬼!

他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进去。

不要出事!Stiles!

---x---

Derek冲进来的时候,吸血鬼正覆在小巫师的肩头,尖锐的獠牙已完全露出,嘴角仍挂着点点血液在他苍白的脸上是那么鲜红。异常的是,他原本深红色的瞳孔里,闪烁着点的金光。那只吸血鬼看上去既兴奋又有些痛苦。

破门而入的狼人飞快地挥出了爪子,速度快地惊人,直奔吸血鬼的心脏。而对方只是敏捷地向后一撤,一只手扔死死握着Stiles被咬过的手腕,另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Derek立刻不敢动了,他弓着背,衬衫下的肌肉轮廓仿佛要炸开一般,爪子已经完全露出来了,嘴里牙齿打磨的声音也越来越响。

“我没有伤害他的意图。”无视爪下还未完全清醒的Stiles微弱而无意识的挣动,那些挣扎和这只古老的吸血鬼的力量相比完全无济于事。吸血鬼举起他的手腕凑到嘴边,舌尖卷曲,意犹未尽地舔完了上面最后一滴血液。

Derek此时的表情真的算的上狰狞了。他真的快疯了,狼的本能在他体内乱窜。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扑向那只该死的吸血鬼把他的喉咙撕碎把他的心脏掏出来,还是扑向Stiles,把他压在身下,撕掉他的衣服,让他颤抖…

让他整个人都是我的。

不,Derek,你要冷静。他不允许自己继续再继续那些下流的幻想了。而眼前的吸血鬼也似乎看出了Derek的失神与慌张。他笑了。

“你想要他,对不对?”

Derek恨透了这种被戳穿了的感觉,他猛地抬眼瞪着眼前的吸血鬼。两双红色的瞳孔撞在了一起,一瞬间几乎烧出火花。

“我知道,我知道。”吸血鬼似乎在笑。但那份笑容下面仍是刺骨的失落与孤独。

“但很抱歉,我现在不能把他还给你。”

Derek的表情从未有这么狰狞过。

“对不起,孩子。”吸血鬼低头看向Stiles,从身后一只手托着他的下巴,小巫师茫然地扬起头。

“我需要你的力量。”

还没等Stiles反应,吸血鬼微微侧过头,低头咬上了对方脆弱的脖颈。那并不疼,但随着牙齿的刺入,小巫师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吸血鬼带着巫师,消失在了狼人面前。


TBC


关于之后 若干章节 的预告:
1. Stiles会被占点小便宜受点小罪。
2. Stiles会被Derek占点大便宜。
3. 我会把Peter叔搞出来。(我还是很喜欢老变态P叔的xD)






评论 ( 3 )
热度 ( 61 )

© Uexkü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