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xküll

每一个懂礼貌的宝宝都是小天使,有你们这些小可爱们在,世界就还有希望。

【Sterek】超自然室友(7)

场景十:复生

Stiles的最后一点记忆是脖子上轻微的刺痛感和一阵头晕目眩的耳鸣,即使是Derek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也没能重新让他清醒过来。等他终于找回自我的时候,他的头仍疼的要命,脖子和手腕也隐隐作痛。小巫师感到虚弱,眼前的景象晃晃悠悠的一片模糊。他的双腿发颤,几乎要站不住了,但抓在他手臂两侧的那双苍白的手帮他稳住了平衡并把他钉在了原地,这让Stiles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抗拒着。

“醒来吧,孩子。”

身后的吸血鬼在轻声低语。Stiles打了个冷颤,不情愿地微微回过头。吸血鬼的瞳孔四周仍旧散发着金色的光芒,甚至比之前更加明亮了,但他苍白的脸上却挂着痛苦。

头疼渐渐的减轻了,清醒过来的Stiles飞快地转动着自己的小脑瓜,他很快理清了一些思路:吸血鬼吸食他的血液,吸入了他血液里的魔力,但同时不可抗拒地摄入了来自他血液中光芒仙子的那一部分--阳光。这对一只惧怕光亮的夜行生物来说,无非是在使用兴奋剂,一旦计量过度,可是会出事的。而显然,这位吸血鬼也清楚地明白这一点。即使他的眼神看上去对Stiles的脖子上挂着的尚未凝固的血珠有些恋恋不舍,他也再没敢碰他的一下。

然后我们聪明的Stiles转回头,发现在自己的面前的土坑里的,有一具棺材。

破旧的,木质棺材,散发着腐朽的味道。

“!!!” 被惊吓到的小巫师条件反射地向后弹去,却立刻意识到自己身后是那只刚啃过他的老不死吸血鬼,他想挣脱,但那双手让他无法移动分毫。

“别害怕,孩子,别害怕…” 吸血鬼继续在他的耳边低语着,但那听起来既像是对Stiles说的,又像是自言自语。

“…我在哪里?”Stiles一边试图弄清状况,一边环顾四周。眼前的棺材绝对不是这里最恐怖的东西,事实上,棺材可以算是这里最常见的东西了,他们的四周被一层薄薄的迷雾环绕着,天空灰蒙蒙的,叫人分不清白昼与黑夜。不远处有几株枯木,地上随处可见苍白而残破的十字架半埋在土中,渡鸦哑着嗓子的叫声和蝙蝠扇动翅膀的声音在这片死寂中显得格外诡异…

这里是月光瀑布的墓地,月光瀑布里唯一一个不受季节影响且常年迷雾缭绕的地方。Stiles来过这里,他曾和Derek来这里钓过死神鱼。

但...Derek!小巫师陡然慌张了起来,他紧张地向四周望去,却没有发现头狼和他狼群的踪迹。

“嗯?在找你的狼人朋友们?”吸血鬼把放在他肩膀两侧的手轻轻环住他的脖颈的举动吓得Stiles不敢再东张西望。“别担心,我猜他们很快会找过来的。某人可是在你的身上也留下了标记。”

...标记?Stiles有一瞬间的不解,然后他感觉到了左臂上的一阵热流。他低头看去,左臂上之前Derek留下的那个三曲枝图案的痕迹微微鼓起,正随着他的脉搏一下下地跳动着,散发着狼人体温般的热量,让他感到一阵安心。

“所以,咱们的独处时间可不多了。”吸血鬼搭在小巫师脖子上的手轻轻地抚摸着,让后者情不自禁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咱们有话好说,你先把手从我脖子上移开可以不?掐着别人的要害可不是协商正道!”体力和精神状态恢复得差不多的Stiles试图把对方的爪子从自己的脖子上移开,然而可惜的是他并无法挪动对方哪怕一个手指。

“抱歉,条件反射。”吸血鬼假装笑了笑,松开了手。Stiles想跳开,却惊恐地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该死的吸血鬼把戏!

“随便吸别人血可不友善,更别提随便给别人定身了。你到底带我来这里我干什么?”小巫师从未如此严肃过,他的双手间默默储存着魔力,随时准备反击。

“别浪费你的魔法,Stiles。”由于被牵制的原因,Stiles无法看见吸血鬼的表情,“我的要求并不高,我只需要你和我一起施展一个魔咒。“

“魔咒?”

”复生咒。”吸血鬼的眼睛望向了那具棺材,小巫师错过了那红色双瞳孔中月色般的凄凉。

“…我做不到,”小巫师内心一阵不安。复生咒是传说中巫师最高阶的咒语,也是最神秘的,最危险的。关于它的使用魔法术中几乎没有记载过,但所有巫师都知道它是不祥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一种禁术。“我做不到。我…我还没有能力使用那么高级的咒语,我也从没试过…”

“别担心,Stiles。我会帮你的…” 吸血鬼缓缓地说。Stiles闻言撇了撇嘴,这句话听起来就好像他自己才是那个需要帮助的人似的。

“我活了那么久,漫长而无趣的人生,总要学点什么,不是么?”

“说人话!”小巫师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不满地咕哝着。

“你聪明的小脑瓜难道想不明白么,Stiles?你要知道,巫师可不是唯一会魔法的种族。”

这是实话。Stiles知道魔法是可以通过学习获得的,只不过巫师在此方面特别天赋异禀。普通人要学习的话可能要花上成倍的努力,没准还会事倍功半。

而现在在他身旁的这位千年吸血鬼可绝对不是普通人...Stiles不寒而栗的想着。

“那听起来碉堡了,反正比我强多了,我可没有成百上千年的功底。你瞧,我只是个比林肯山的小巫师,又穷又烦还健忘,所以…你确定需要我帮忙么?你会定身,会瞬移,会使用幻象,我猜这已经大大超过了一个普通吸血鬼的范围了吧?你那么厉害,肯定自己一个人就能全部搞定…”

“不,Stiles,我需要你,你很重要。你不知道你有多特别。”

哦又是这个。Stiles忍不住翻了个Derek式的白眼。特别,特别,特别!那个大酸狼也曾这么说过他,他哪里特别了?除了特别衰?衰到他不得不被这帮超级危险的肉食性超自然生物狼人吸血鬼什么的成天绕得团团转?

忽略了那个失败的白眼,吸血鬼继续说道:“永远别质疑你自己,Stiles,你很强大,就像你那狼人小男友说过的。只是你未曾察觉。我的魔力或许比你强大,但我永远也无法拥有复生咒中最重要的元素,那就是光芒,Stiles,流淌在你血液里的光芒,带来生命的光芒。”

等等?啥?他刚刚是被一个吸血鬼进行了励志教育吗?诶不对!等等!狼人小男友?谁?Derek?!

哦不,没等小巫师再次张开反驳,又一阵眩晕感在他脑子里炸开了。鉴于他已经体会过几次的经验,他知道这个老吸血鬼又在给他催眠了!该死该死该死!他上个礼拜才看完《惊天魔盗团》,这催眠术和电影里讲的不一样啊——

“我们快没有时间了,仪式要在你那狼人男友来捣乱之前结束,不能被打扰。”

“D-Derek…”Stiles感觉的舌头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紧接着还包括他的手脚四肢以及全身。哦该死的他的脑子也马上就要沦陷了...

“开始吧。”

吸血鬼抬起手,手中的魔法聚集着,Stiles的身体也不听使唤地重复着和他一样的动作。小巫师平时漂亮蜜色的眼睛里泛出了耀眼的金光,那是太阳的光芒,希望的光芒,重生的光芒。随着魔法光束灯不断聚集,Stiles的周身环绕着越来越多的光,它们在魔法气流中穿梭着,流动着,耀眼而美丽。吸血鬼被刺得眯起了双眼,他的皮肤开始丝丝冒烟,却未曾有任何停止的打算。

“Bringt mir das Licht…”*

吸血鬼把两人的魔力逐渐聚集,魔法与光芒交相辉映着,涌动着,墓地仿佛要迎来它的第一个晨曦。

”Bringt sie ins Leben zurück!“ (带她重归生命)

吸血鬼低吟着古老的咒语,猛然间,他沉下双手,他和小巫师手中的魔法也猛然间向墓地的地面汇去。

“呃啊啊啊——”随着魔法源源不断的涌出,Stiles感觉到了疼痛。他从未如此高强度地使用魔法过,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要被抽走,被掏空,已经完全过载了,吸血鬼的样子看上去也好不到哪去,他痛苦地呲着牙,却没有任何停下的迹象。魔法打入地面,金色的光芒从他们所站的位置如光圈般向四周散去,它触碰到了他们面前的那具棺材,光线逐渐从棺木的缝隙里溢出…

“Mina…!” 棺木终于被阳光溢满,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光芒。吸血鬼也终于停下了。他陡然松开力度,向棺材冲去。而失去了任何着力点的Stiles已经支撑不住脱力的身体...

在他跌落在地的那一刻,他看见了吸血鬼从棺木里抱出了一具躯体,但他看不清,他的眼皮好重…

“吼——”

感谢上帝。耳边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咆哮声。

“Derek…”在闭上双眼之前,Stiles发出来最后的呼唤。

--x--

“Stiles!!!“

终于赶到的Derek和小狼们只能在远处眼睁睁地看着小巫师跌落在地,感谢头狼的标记,他们得以追踪到Stiles的踪迹。在小巫师被带走后他们疯狂地奔跑着,尤其是Derek,他完全狼化了,狼牙利齿,眼冒红光,并且沉默得可怕。狼人们变成了狼,跟随着头狼的带领,向着月光瀑布的墓地拼命地奔跑着,Allison和还控制不好变身的Isaac驱车紧随其后。

Derek看到小巫师摔倒在地的时候已经要急疯了。他已经完全无暇顾及那只危险的吸血鬼,径直奔到Stiles身边,把他急切而又小心翼翼地拥进怀里。在摸到对方有些虚弱的脉搏后,头狼可算是松了口气。他太担心了,担心到听不见Stiles搏动着的心跳,担心到忘记了他手臂上和自己的脊背上那散发着热量的痕迹。

“Stiles!你能听到我吗?Stiles!” Derek轻轻拍了拍Stiles的脸,满是温柔和小心翼翼。后者看上去有些苍白,但似乎已经开始恢复意识。

“D-Derek?” Stiles颤颤巍巍地抬起手握住了头狼放在自己脸上的手,后者给了他一个温暖而有力的回握。

“天哪Stiles你还好吗?””小狼们也迅速围了过来,头狼沉默着猛然把小巫师整个抱在了怀里,他的头埋到小巫师的侧颈处,把他整个人紧紧地贴到了胸口上。然后Scott也扑了上来,接着是 Isaac。

哦,苏醒礼——狼人暖呼呼的抱团拥抱。

“Derek你们抱得太紧了…我…喘不过来气…啦…”直到Stiles用气音可怜兮兮地抱怨出声,头狼才舍得把怀抱放松一些。说实话现在实在不是亲亲我我的时候。他小心地把小巫师扶了起来,后者似乎已经能自己站立了,但头狼搭在他腰上手的力度却满是坚决。

逐渐地大家都平静了下来,这时他们才意识到了,旁边还有一只被冷落了的吸血鬼。

Stiles回过头向棺材望去,吸血鬼怀里正抱着他的爱人——Mina。吸血鬼已经被阳光刺得失去了半边脸上完整的皮肤,现在他的右脸看上去有点像烧伤一样惨不忍睹,血肉模糊。吸血鬼能自愈,但面对如此强烈的阳光,它需要时间。但他对此似乎毫不在意。他的全部注意力已经被怀里的人夺去了,后者正安详地睡着,面颊已经恢复了血色,看上去完全没有一具尸体应有的的苍白。

“Mina…快醒来吧,我的Mina...”吸血鬼在爱人眼前喃喃低语着,看上去是那么痴情。

怀中的女人沉睡着的睫毛微微抖动着,慢慢地,她的眼皮颤动…犹如沉睡千百年的睡美人,在这一刻终于被唤醒。

“Mina!”吸血鬼的双手捧着自己爱人的脸颊,他注视着,她的奇迹。

她睁开了双眼…

不,不对。

一阵不详的预感袭来,小巫师心中忽然警铃大作。

有什么不对劲。

Mina终于睁开了双眼,但她的双眼中充斥着的仍是死亡的灰蒙。

“…Mina?”

就像是应证了什么一样,她刚刚恢复的,粉嫩的脸颊也开始逐渐恢失去血色...

从苍白,变成了死尸的铁青。


//这就是自然界的规则,生命是平等的,以一换一。//


Stiles的脑中忽然回响起了这一句话。


//而逝者,没有交换生命的资本。//


“我很抱歉,Nicklaus...但没人能凭空带回已经逝去的生命…”望着吸血鬼已经不能再苍白了的脸和慌张的神色,小巫师颤抖着开口。

“不,不,不——Mina!醒来!回来——”看着爱人再一次失去生机的身体,吸血鬼却无能为力,只能更紧地拥抱着她,不,他不能失去她第二次!

“我很抱歉…”Stiles看上去既害怕又惋惜。他本以为他们真的能将Mina复生,付出了那么多,却没能成功...

但令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更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

“呃——啊…啊…”

“Mina?!Mina!”怀中的人突然发出了声响,吸血鬼猛然回过神来,搂住爱人的肩膀轻轻摇晃。

“啊…啊,咔...”

女人铁青的脸色并没有任何变化,但她张半张着口,发出了意义不明的音节。

“Mina,你能听到我吗Mina?你能说话吗?”

“啊…啊…”

怀里的女人没有回答,依旧发出着毫无疑义的音节,她机械地抬起手,握住了Nicklaus的后颈,将自己的嘴唇贴了过去。

吸血鬼苍白的脸色划过一丝希望,他顺从地低头靠近...

期盼中的吻并没有到来,女人的嘴唇从对方的脸颊滑向了他的肩头。

“…等——等等!小心!”小巫师突然大叫起来,但吸血鬼没有听。他试图向前跑去,却被头狼不容抗拒地一把搂住。

吸血鬼怀中的爱人露出残破不齐牙齿,对准了对方肩膀的凹陷处,咬了下去。

Stiles脑中一阵嗡鸣——

//失去了灵魂的人啊,你能拿出什么,来换取自由?//

//是你早已腐朽的肉体,还是没有光泽的眼球?//

也许...复生咒从来不是一个祝福。

而是一个诅咒。

丧尸诅咒。


—x—

 
丧尸的牙齿陷入不死之躯的血肉中,那不是鲜活肉体的味道,也没有血液流出。她松开嘴,脸上挂着的是近乎于失望的表情,如果一具没有灵魂的死体也能称得上有表情的话。

吸血鬼震惊地看着自己曾经的爱人妄图咬食自己的举动,他不惧怕肉体的伤害,他也不在乎。他的手扔扶在对方的肩头轻轻摇晃着,仍旧试图唤醒他的爱人。而怀里的“人”的注意力早已不在他的身上了,她看向Stiles和狼群的方向,机械地伸出手——

“啊…咔啊…”

那双空洞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感,只有对鲜活肉体嗜食的本能。

“复生咒…灾难...魔法书...巫师们为国王的祈福仪式,食人怪的入侵…”天哪天哪天哪他的脑子要炸掉了,小巫师捂着脑袋,脑中的信息飞速地旋转着,口中念叨着匪夷所思的话语,“复活仪式…十字路口…恶魔…不,不,根本没有复生,没有灵魂的肉体,没有交换的权利…没有灵魂却妄想重生,唯有…”

地面在颤动,狼群们警惕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味道。

“唯有...”

土地在翻腾,有什么东西在不停挣动。

“出卖躯体的自由…” Stiles还在低语,而Derek搂在他腰上的手越收越紧了,小狼们也一只只呲起了牙。有什么不对劲,头狼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却没有听见任何陌生的心跳,这让他更加警觉了。

“…成为躯体的奴隶。”

陡然间,一双双手从土中探出,挖穿泥土,顶翻了十字架。那些不受控制的尸体从土中爬了出来。他们的皮肤青灰,保持着死亡时候的状态,有的甚至已经血肉模糊,你甚至可以看见那挂在体外的白花花的骨头。

他们无神的双眼看向了这边,拖着腐烂的身躯,向着他们缓缓前进...

“丧尸。”吸血鬼和小巫师异口同声,Derek黑着脸,而Erica已经被恶心到要吐了。

“复生咒不可能会失败…”吸血鬼自言自语道。他更用力地抱住自己怀里心爱的人,后者正无意识地挣扎着,“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丧尸诅咒?我加入了阳光,使生命复苏的阳光,为什么会失败…Mina…”

“因为阳光只是临时的催化剂,Nicklaus。”Stiles此时正以差不多的姿势被Derek搂在怀里,后者正忙着单手轰走试图靠近的第一波僵尸。“因为阳光,她短暂地恢复了曾经的身体和容貌,但她没有灵魂,而阳光总会耗尽,黑夜将光芒吞噬得很快,没有了催化剂,所谓的“祝福”,很快变成了了诅咒…”

吸血鬼扭过头,陷入了沉默。而四周的僵尸却向着鲜活的肉体越聚越多…

“别伤害他们!”在小狼们把扑上来的僵尸打到一边时Stiles又叫了起来,“他们被复生咒强行带回了肉体,没有灵魂,能为躯体的本能所驱使,魔法书里有过记载,但他,他们…无害的,他们只是想吃...肉。”

“那叫无害吗伙计!?我才不要喂给丧尸当晚餐!”Scott一边说一边把扑向他的僵尸一把扫到旁边。

“啊也小心别被他们咬到!嘿!也别伤到他们!小心爪子!即使变成了丧尸他们也仍是月光瀑布居民的已故亲属啊!保留点尊敬!”小巫师急得语无伦次,令人不安的事实是,他并不知道这些丧尸的啃咬会对其他超自然生物造成什么影响,他不敢冒险。“小心他们!不要被咬到啊!诅咒不会持续很久,据记载他们到日出就会恢复成普通的尸体了!还有——嗷!Derek你个大酸狼放开我!我的腰都要断了我可不是任人宰割的布娃娃啊喂!”

头狼仍抱着他在越聚越多的丧尸中不停穿梭,而吸血鬼正抱着自己的爱人沉默不语。小巫师陷入了两难的处境:他不能伤害这里的僵尸,同时他更不允许他的狼群受一丁点伤害!

他该怎么办?

等等——日出?日出可以破解丧尸诅咒!

那么…如果他可以提前带来日出呢!

“Derek!!!快放我下来!我有个主意!”

“不行Stiles!你现在还很虚弱——”

“哎呀才没呢你看我这不已经能活蹦乱跳了吗?”小巫师在空中挥舞着手臂,“大酸狼乖,快松手,这真的很重要!”

抵挡不住小巫师扭来扭去的抗议,又怕自己太过用力伤到他,头狼只好微微松手。Stiles蹭地一下溜到了一旁,却又脚下一软,一个踉跄要摔个狗啃泥。Derek眼疾手快地又一把把他搂了回去,同时一脸无奈。

“…你还是给我乖乖呆着吧。”小巫师头晕目眩地重归了头狼的怀抱,一手搂着对方的半边腰,一手无意识地搭在对方热乎乎的胸口上。哦该死的魔法使用过度后遗症!

“那好吧…新计划!Derek,我需要咱俩一起把这群丧尸聚集起来!”

“什么?”

“把他们聚集起来!既然他们日出就会恢复正常,那我就给他们日出!”

“Stiles你确定——”

“我确定!我亲爱的头狼!没事的Derek,“小巫师抬起头望向头狼的双眼,那里面有疲惫,有恐惧,更多的是信任,对Derek的信任,对狼群的信任。

”相信我,好不好?”

“…”Derek竟也觉得有点眩晕,他轻轻地点了点头,他现在除了乖乖点头什么也不想做,老天在上,他就要被吸进Stiles的眼睛里面了。

难道他的小巫师也学会了催眠术么?还是他巧克力色的眼睛一直如此迷人?

“好!”Stiles紧紧抓住了Derek有力的的手臂,开始大声喊叫。

“嘿——你们这群恶心的绿色家伙们!”

一些丧尸闻声看向了这边,半张着嘴发出无意义的声音。另一些还在忙着对狼群发出”丧尸袭击“。

”你疯了吗Stiles!“ Scott一边躲避着丧尸一边歇斯底里地吼着,“你在干嘛?!”

“Scott!大家!听我说!把他们聚集到我这里来,快快快我有个主意!”

“按他说的做!他在我这里,他不会受伤的!”头狼配合地补充道。

“没错!嘿僵尸们!想吃夜宵就过来呀!哦天哪那个人是彩虹街去年去世的莫斯比爷爷吗?好久不见您还记得我吗?哦哦好吧看来是不记得了,别激动,别露牙,嘿——”

头狼小心地搂着不停作死的小巫师,带着他一下下躲避着丧尸们的攻击。在小巫师的不懈努力(嘴炮)下,他们成功地吸引了大部分的丧尸。在此期间Stiles可不是只动嘴上功夫,他一直在手中默默地储蓄着魔法。那很难,因为之前的复生咒让他的魔法消耗了大半。但感觉到身后头狼火热的心跳,看着在与丧尸们不断周旋的小狼们,Stiles咬着牙下定了决心,手中的魔法气流也越来越强大了起来。再给他一两分钟,再等一小小下,再让他收集更多的魔法...

但也就在他们忙着蓄力的时候,一只丧尸却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小巫师突然感觉自己储蓄着魔法的手突然被的什么人一把抓住了,一回头便看见了一张腐烂了的,挂着绿色液体的脸——

“吼!!!”在小巫师做出任何反应之前,头狼已经怒吼着伸出了爪子,利爪直直撕裂了对方的胸口。但肉体的伤害并没有阻碍眼前的丧尸分毫,那具尸体发出了一声令人反胃的咕哝声,向着头狼猛扑过来,而现在他们腹背受敌,护着小巫师的头狼一时间无法反击,Stiles看见那丧尸肮脏的爪子抓住了Derek的肩膀——

“不——!”顾不了那么多了!小巫师拼命地回想着刚刚吸血鬼所吟诵的咒语,手中的魔法团突然迸发出了巨大的光芒——

“BRINGT MIR DAS LICHT!!!” 凝聚起来的魔法光球被陡然举起,猛地向眼前的丧尸身上砸去——

Stiles再次失去意识前,映入他疲惫的双眼中的,尽是耀眼的光辉。




TBC

ps:*关于咒语:Bringt mir das Licht. 意思是:带给我光。(如果有会德语的小伙伴问我为啥用对ihr的命令式bringt 不用对du的命令式bring或者对Sie的命令式bringen,我再单解释吧。)

下章我要开个车,虽然有可能是个独轮车。(终于

另外询问一下大家,因为要开车了,必须转移战地了,请问大家是希望在随缘更还是在AO3上更?我到时候会按大家需求发个链接。




评论 ( 8 )
热度 ( 34 )

© Uexkü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