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Vale

Devil's horns
are a broken halo.

【Sterek】超自然室友10

这章要是再有可以被和谐的内容我就给老福特跪下来。大家都成年人,有啥可害羞的,哼。

SY链接 

场景十四:治愈

 

“嗯,把这个喝掉,还有这个,这两个要兑在一起喝…”

 

Peter看着小巫师塞过来的这一堆五彩缤纷的瓶瓶罐罐,脑袋疼得像是被彩虹小马踢过。Derek在一旁看着,倒是一副乐此不疲的样子。天杀的这都是些什么药啊?在喝下一瓶绿色的,尝起来非常可疑有点像蜥蜴尾巴的药水之后,Peter简直要吐出来了。

 

“别这么看着我,为了让你能完整地重新变回一个健康的狼人,你必须要喝完这些。”Stiles继续鼓弄着他的药剂们,不可否认的是,Peter本来已经发青的脸色变得甚至更不好看了。他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了,因为普通的肉他吃不下。上次Stiles和Derek来尝试投喂他牛排的时候他吐了一地,场面一度十分不堪。

 

“老天爷啊,我要吐了。能不能先给我找点什么东西吃?肉,内脏,什么都好,最好是脑子。” 在捏着鼻子又灌下一瓶尝起来像蝙蝠翅膀的药水后,Peter实在是忍不了了。

 

“那种东西我们弄不来…而且我们昨天不是已经试过了吗?普通的肉你根本咽不下去。你只想吃,也只能吃下人类的肉和脑子。但即使在月光瀑布,人肉交易也是非法的。现在甚至连吸血鬼居民都基本上只买人造血制品了。要不我给你去买几瓶人造血橙汁去?”

 

“恶…那听起来更恶心。” Peter打开了下一瓶药,从瓶口传来了一股烂蘑菇的味道。“你这些药里加的都是什么玩意?”

 

“都是些正常的配料,为了帮你恢复和加强狼人的身体机能。只不过这些材料混合起来有那么一丁点恶心罢了。你要是个巫师的话就见怪不怪了。我还在给你的药水里加了补充营养的元素,喝完你会感觉好些的。放心吧,我们伟大的巫师Stiles日行一善,不会弄死你的。”

 

“弄死也无妨。” 头狼在一旁抱着胳膊冷哼。

 

“那是谋杀,Derek,是犯罪。” Stiles白了他的头狼一眼,行行好别再帮倒忙了,光是劝Peter喝完这些药就费了很大功夫了。

 

“…哦?猥亵未成年人可也是犯罪。” Peter·明察秋毫·Hale眯着眼睛看着小巫师锁骨上的红印,一脸“我什么都懂了”的表情。

 

“啥?” 

“他成年了。”

Stiles和Derek异口不同声地喊到。头狼的毛炸了起来,小巫师的脸全红了。

 

“哦。那你们玩的愉快。记得用保护措施。” Peter听罢又摆出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捏起了最后一瓶药剂一饮而尽,尽管最后还是被恶心到五官都缩到了一起。“你瞧,我都喝完了。希望你的药剂有效。不然过几天我不能保证我不会强行越狱然后吃掉你的脑子。好了现在快走开,狼神啊我真的要饿死了。你在这里简直是对我的煎熬。”

 

“你出不去的。你也别想碰他。”在小巫师试图辩解前,头狼已经不容拒绝地把他拽出了地下室。

 

“Derek,别再皱着眉头了。我不会让他有机会伤害到我的。你看他都那副样子了,即使痊愈也一时半会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帮他一下吧,毕竟他是你叔叔。” Stiles抬起头,他知道他的头狼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

 

“…我也不会让他有机会碰你的。”头狼叹息了一声,他的小巫师不仅是个好奇宝宝,还是月光瀑布出了名的好心肠。但或许这也是他会被他吸引的原因之一吧。他的小巫师在乎很多事情,他在乎Derek,这让他有机会走进了Derek的心。

 

“而且,其实我悄悄帮你报仇了哦。”小巫师贴在头狼的耳边说。

 

报仇?头狼闻言,歪头挑眉。

 

“我给他的药里可一点糖都没有加哦。我自己喝的魔力仙药可没有他的那么苦。”

 

小巫师朝头狼眨了眨眼。

 

---x---

 

“所以,Derek的叔叔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回到Stiles和Derek的合租公寓里,聚在一起的大家开始询问起那只从天而降的狼人僵尸的情况。这座像城堡一样的公寓目前应该是安全的,狼人们把屋子搜了个遍,没有再发现异常。而Stiles也觉得那只吸血鬼不会再回来了—虽然他最终也没能救回他的爱人,但他没有理由再回来了,没有魔法能将死人复生。

 

“简单来说,他被僵尸病毒感染了。” Stiles一边用木勺搅拌着奶油,一边把更多五颜六色的棉花糖加了进去,“正常人被感染后一般来说第二天日出的时候就自然痊愈了,因为僵尸病毒很怕光。但由于Peter是个狼人,会被感染本来就是很罕见的情况,再鉴于他被感染的时候处于…呃,一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假死在棺材里。他体内的狼人自愈因子应该是不小心把他的‘僵尸因子’当成自己的基因了,所以自然光线无法直接杀死他身体里的僵尸因子,这就是为什么他到现在都是这副模样。”

 

“那听起来有点恶心。” Scott试图直接用爪子去挖奶油,被Allison一巴掌阻止了。

 

“非常恶心。你们真应该看看他的样子。”Stiles继续搅拌着奶油,犹豫着要不要加点彩虹糖进去。“我已经给他喝了一些药,主要是营养液混合狼人药剂,然后等他身体适应了,再给他喝阳光药剂,就能在尽可能少的伤害他身体的情况下除去他身上的僵尸因子了。我真应该把这起事件当作期末论文交上去--《狼人僵尸的形成与治愈方法》,没准我会因此获得个奖什么的,或者直接把我的导师气死。”

 

“狼人药剂是什么?”

 

“就是让普通人变成狼人的药剂呀。我这两天在仙药店的小仙子和巫女那里学到的。”

 

“现在都有直接能把人变成狼人的药了吗?!”Isaac忽然从沙发后面冒了出来,一脸震惊的样子。“早知道直接喝药就好了,当初被Derek咬得可疼了。”

 

“我有个小问题想问一下你们…”Stiles悄悄瞄了一眼在在厨房处理鱼肉的头狼,“Derek在…呃,转化你们的时候,他咬的你们哪里?”

 

“手腕。” Boyd如是说。

 

“手腕咯。虽然我觉得咬别的地方肯能会更舒服…哼。也罢,现在我倒也知道为什么他眼神那么勾魂,却只咬我的手腕了。”Erica玩味地看着Stiles,嘟了嘟嘴。

 

“…啊,我忘了,当时好像吓晕了哈哈哈…应该是手吧。”Isaac转了转自己的手试图寻找伤疤,但即使有疤也早就被狼人的自愈因子给治愈了。 

 

“唔…” 这好像仙药店的仙子姐姐说的不一样啊!Stiles抱着装奶油的碗满脸困惑。

 

--“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地让狼人咬脖子呢?超危险的啊!”

 

仙药店的仙女姐姐扑棱着自己粉红色的翅膀,小巧的身体飞到他面前,眼睛瞪得圆圆的。

 

“我我我…那个,这不是—” 我不是我没有!等等,她在说什么?她怎么知道的?小巫师被忽然扑到自己面前的仙女吓了一大跳,两秒钟后他才明白对方的意思。

 

那是Derek留在他脖子根部的一个小小的咬痕,虽然没有流血,但那犬牙的形状却是一时半会盖不住了,Stiles已经不记得疼了,因为他当时情欲高涨。

 

--“看看你脖子是的这个可怕的咬痕!太危险了!狼人可是很凶残的生物,像你这么可爱的小巫师可以一定要小心啊!我听说他们最爱咬人脖子了,而且下手没轻没重,没咬死就把你变成狼人,咬死了就直接……”

 

Stiles回忆着仙女对他说的话,对方在一通出于善意的危言耸听之后,还给他“科普”了很多狼人的习性,虽然多半是陋习。仙子是温柔整洁的生物,骄傲且彬彬有礼,她们多半不能容忍狼人粗犷的生活方式,这也是可以理解的。Stiles不惧怕狼人,拜托,他和他的好哥们Scott一起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狼人的习性他基本上也都有所了解。如果仙子也有狼人的超级嗅觉的话,她大概就会闻出小巫师身上的狼人气味。这也就是为什么吉娃娃之类小型犬在他面前会尖叫着跑开— 这大概归咎于头狼的领地意识。

 

Stiles也不怕Derek的舔咬,说实话他还挺享受的。他知道他的头狼永远不会真正地伤害他,某些微小的疼痛也只不过是情趣罢了。

 

但是…关于狼人转化咬,Stiles犹豫了。

 

倒不是说他不信任Derek,头狼曾向他保证过,他是绝不会未经Stiles同意的情况转化他的。Stiles只是…不太信任他自己。头狼在他脖子上的啃咬太过温柔,如果有一天他又那么深情地吻他,在他们情迷意乱的时候问他是否要接受转化,他绝对是无法拒绝的。Stiles已经能想象出对方滚烫的目光和气息了。就像在做爱时求婚的桥段一样,这种行为可能对一些人来说完全是个deal breaker,但如果这发生在Stiles和Derek身上,Stiles绝对会哭着喊yes的,说不定还会主动献上自己的贞操什么的。因为…对方可是Derek啊。他的最火辣最可靠的头狼。

 

“Stiles…?” 小狼们看着陷入沉思足足有三分钟之久的小巫师,后者正一脸凝重地盯着怀里的奶油出神,脸颊上还挂着迷之红晕。

 

“他好像在思考什么。” Isaac跟身旁的Boyd说,声音不算小,但Stiles似乎完全听不到。

 

“赌一瓶红酒和Derek有关。” Erica玩弄着自己鲜红的指甲。

 

“没人爱喝红酒,Erica,啤酒才是最棒的。”

 

“切,你们这帮没品味的男生…”小狼们逐渐聊了起来,但Stiles似乎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无法自拔,直到厨房里传来了Derek的声音。

 

“Stiles!帮我把罗勒粉拿进来。”

 

“啊?!喔!好!这就来!”头狼的声音成功把陷入迷茫的小巫师叫醒了,小巫师把怀里的大碗递给Allison,从购物袋里拿出今天新买的罗勒粉跑进厨房里。

 

“罗勒粉来啦!我们的头狼是要亲自下厨做意面吗?”

 

他隐约记得小狼们在从超市回来的路上说过想要吃番茄意面来着。

 

“…我正在尝试。”Derek正拿着番茄肉酱的罐子端详,看上去有些困惑的样子。除了简单粗暴的煎牛排和水煮蛋,Stiles还从没见过他的头狼下厨呢,让他做番茄意面确实有点为难,但头狼愿意为他的狼群尝试,这让他觉得心里暖暖的。

 

“我们的头狼还是很细心的嘛,没关系,让神奇的巫师Stiles来帮你吧!”小巫师靠了过去,忍不住摸了摸Derek的头,像抚摸大型犬类那样。

 

“做意面的话罗勒粉只是最后的一部,在那之前我们需要番茄肉酱,蘑菇要切片然后…”

 

然后…

 

然后Derek用力把他搂了过去,低下头,把脸埋在了Stiles的脖颈处,轻轻地舔了一下他在Stiles脖子上留下的小小的咬痕。

 

“Derek…” 抱着眼前像是在撒娇的头狼,Stiles却隐约感觉出了对方的不安。他和小狼们的对话一定被他们的头狼听见了。虽然小巫师只是问了个蠢蠢的问题,但他敏锐的头狼听出了其中的含义,他的伴侣在感到不安,所以他也不安了起来。

 

“我相信你,Derek。”Stiles闭上眼睛,整个身体放松地依偎在对方的怀里。头狼的舔舐像是在试图治愈他的伤口,同时也让他觉得安心。

 

“无论何时何地,我都相信着你。” 他轻轻地拍着对方宽厚的肩膀,脸贴在头狼的胸口上,感受着对方同样热切的心跳。一直困惑在小巫师心中的问题现在似乎也有了答案。

 

他的头狼点了点头,头发蹭得他的脖子有点痒。然后Derek稍微拉开了距离,握住Stiles的肩膀,深情地望进他的眼睛。

 

“我爱你。” 

 

头狼的话语低沉有力,像陨石一样砸进了小巫师的心里。这里虽然没有烛光也没有玫瑰一点也不浪漫,但Stiles开心地简直要爆炸了!

 

“我也爱你!” Stiles巧克力色的眼睛水汪汪的,他猛地扑进头狼怀里,胡乱地吻上对方的嘴唇,他的动作可能有点太急了,以至于在对方的犬牙上撞破了自己的嘴。Derek迅速地把Stiles搂紧怀里,动作很用力,但他的吻却很温柔。头狼温柔地舔掉对方嘴唇上的血迹,然后含住对方不听话的舌头,变换着角度地吮吸着,直到Stiles不得不停下来汲取氧气。小巫师靠在头狼身上喘息,头狼用鼻尖轻轻地蹭着小巫师的脖子。他们都感到满足,这一刻仿佛可以无限延续下去,直到一阵突如其来的嘈杂声打破了宁静。

 

“嘿伙计们我把可乐拿过来了!诶,你们都围在厨房门口做什么?啊?等下,唔!”

 

紧接着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还有急促的脚步声。

 

“我…那个,咱…咱们来继续完成意面大餐吧!”Stiles终于把自己从幸福的粉红泡泡里拽了出来,有点害羞。门口的小狼们肯定都听得一清二楚了,虽然他们也早就知道他和Derek的亲密关系,但他仍感到脸颊发红。

 

“好。”对此Derek倒是不太在意,仍旧一脸宠溺地看着他的小巫师。Stiles真是爱死了这双眼睛。Derek微笑的样子,挑衅的样子,宠溺的样子,甚至充满攻击性的样子,都让他觉得性感无比。

 

所以万一哪天他一觉醒来变成狼人了,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x---

 

意面晚餐进行得很顺利,看小狼们埋头吃得一脸幸福的样子就知道了。番茄意面很受欢迎,但是逼Scott和Issac吃完盘子里的花椰菜有点困难。

 

“意面和小香肠是绝配,而不是和花椰菜!”Scott装作气鼓鼓地说。

 

“你的饮食观跟我老爸的才是绝配,换言之,极其不健康!你已经多吃了一盘意面了,现在,快把你的花椰菜吃掉!还有你,Issac,卖萌无效!” Stiles把自己的最后一块花椰菜吃完,和对面两只固执的小狼大眼瞪小眼了起来。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讲他是很有信心说服他的好哥们把蔬菜吃掉的,毕竟对方不健康的饮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这次似乎格外困难,也许是因为有Issac这个“拒绝蔬菜盟友”在,Scott今天任性得格外有底气。

 

“这不公平,狼人是不需要吃蔬菜的!我们的身体结构不一样,对不对De…Derek?”

 

说不过自己好哥们的Scott转向了Derek这位头狼,却没想到后者正以飞快地速度吃完了自己盘子里的花椰菜,然后像一只捡回了飞盘的狗狗,一脸邀功状地看向了Stiles。

 

“学学人家头狼,Scott,他是你的榜样!” Stiles一脸宠溺地摸了摸Derek的头。

 

“乖乖吃完蔬菜就可以被摸头吗?”身边的Issac瞬间背叛了组织,吃掉了蔬菜。Stiles有点无奈地也摸了摸小狼的头。老天,这孩子真是太好骗了。

 

“他又不是我的头狼,我没有必要学他…而且这不公平!我需要Allison的亲亲!”虽然嘴上说着,但失去盟友的Scott还是乖乖地吃掉了花椰菜。Allison今天有训练弓箭的任务,所以她提前回去了,没来得及和大家一起享用晚餐。这让Scott感到有些委屈。

 

“也许我明天能帮你向Allison要个奖励什么的。但现在我必须要去给Derek的叔叔送药去了。一会儿帮Boyd刷碗的任务就交给你俩了,不许偷懒!”Stiles真的就像狼群里的妈妈一样,他总能把小狼们管得服服帖帖的,还不用像头狼那样呲牙和怒瞪。

 

“中午不是去过了吗?”一提到这位Peter叔叔,Derek就觉得烦不胜烦,恨不得把那个老油条扔到南极去,离他的小巫师越远越好。

 

“夜晚没有阳光,他身体里的僵尸因子很容易复发的,为了让他的狼人因子稳定地再生,必须要在晚上加大计量。” 说罢小巫师从药柜里的拿出了好几瓶药,有阳光药剂,狼人药剂,还有好些Derek根本叫不上名字的。Derek和Stiles一起来到了Loft的地下室,一路上很和平,晚风吹起,既凉爽又舒适。被关起来的Peter看上去很虚弱,但气色却好多了,他的皮肤已经不是一开始那种诡异的青色了,而是更多的浮现出正常的肉色,如果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有些地方的皮肤正处于渐变的状态,这是个好现象,这证明狼人因子终于占上风了,Stiles的假设没有错!

 

“如果你再不给我来点食物而是要再让我喝那些恶心的药水的话,小家伙,我现在就能暴毙给你看。” Peter呲着牙,有气无力地扯着嘴。

 

“你说中了三分之一。首先,放心你是不会死的。其次,如果你能先乖乖喝下药水的话,你就有意面吃了。”小巫师把药水瓶和装着意面的盒子在Peter眼前晃了晃,后者的鼻翼动了动,像是在嗅着什么,随后眼神变得尖锐,像是看到猎物的野兽。

 

很好。Stiles想,因为Peter终于对正常食物有反应了,那是他正在恢复成狼人的迹象。

 

不好。Derek想,他可不想让那个老流氓这么盯着自己的小巫师。他恨不得要那个老家伙立刻移开视线,现在,立刻,马上。

 

“快把那该死的药给我。” Peter像个毒瘾患者一般烦躁地催促着,一把抓过Stiles放进来的药一饮而尽。几瓶下肚后,小巫师终于把那盒意面放了进来。Peter嗅了嗅眼前的食物,它闻起来很好。然后他试探性地尝了一口,味道有些平淡,也许是因为他的味觉还没有完全恢复,但至少他不会觉得恶心了。于是他几口就把剩下的全部吃掉了。

 

“我想我至少不会死了…”吃完东西之后的Peter看上去好多了,“我想我应该谢谢你,小家伙。”

 

“你乖乖把药喝掉不要搞事情就好。这里还有一瓶阳光药剂,如果你在夜晚觉得异常…我是说忽然变得意识模糊想吃脑子什么的,就喝一点这个。你可能会觉得疼,那是正常现象,因为阳光在杀死你体内的僵尸因子,坚持一下就好。相信我,我们也很希望你尽快恢复正常。”

 

说着,Stiles把阳光药剂和一瓶水塞进栏杆后面。

 

---x---

 

之后的几天Peter的状态都还算稳定,他基本上可以正常地进食了,恢复了狼人喜欢吃生肉的怪癖,也终于不那么想吃脑子了。皮肤上那奇怪的青绿色也快要完全退去了。但他还是有几次在半夜撞铁栏试图逃跑的前科,所以为了保险起见,Stiles和Derek一致决定要等他完全正常了才能放他出来。

 

这次的月圆夜该给Peter带多少计量的阳光药剂呢?Stiles思考着,喝完了自己今天分量的魔力药剂。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调整,小巫师消耗过度的魔力也恢复了大半。今天是上次墓地事件之后的第一个月圆夜,有仙子血统的Stiles能够在月圆夜大幅度地恢复魔力。但僵尸和狼人也是会在月圆夜格外兴奋的物种,所以这让处于二者之间的Peter更令人担忧了。为了防止状态还不完全稳定的Peter发生异变,小巫师跟头狼表示他俩今天应该待在Loft里过夜。头狼一开始直接拒绝了,他不想在月圆夜这个特殊的时刻让他的小巫师暴露在危险之中。但Stiles一再强调Peter逃跑后可能会造成的危险性,并保证了他会乖乖待在屋子里,头狼才勉强同意了下来。

 

“所以…我们今天要一起睡吗?”Stiles已经穿好了睡衣,抱着枕头,站在床边,用他那双蜜色的大眼睛看着他的头狼,羞涩里还带着一点点小期待。

 

“………” Derek怕是用了毕生的理智把自己按在原地,没有把眼前无声散发着荷尔蒙的小巫师直接扑倒在床上。该死的,他们虽然确定了关系,但他们一直没有一起睡过,字面意义上的和深层意义上的。因为他们说好了要等这一系列疯狂事件都平息之后再继续的!他可不想在他和自己的宝贝缠绵的时候还要去担心他那被关在地下室里的该死的叔叔会不会突然暴起越狱!那样的话他可能真的会把Peter当场撕成碎片了。为了他那倒霉叔叔,Derek每天晚上都会在半夜出去夜巡,检查家中和Loft四周的情况。狼人对睡眠的需求远没有人类高,但他的小巫师需要休息。他等了将近一个月,但面对Stiles这样的问题,Derek陷入了沉思。

 

他不保证不会擦枪走火。

 

“我在月圆夜容易失控,Stiles,我不想伤害你。”头狼握住了小巫师的肩膀。其实面对Stiles,他不止在月圆夜容易失控,但这不是重点。

 

“不不,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小巫师的脸更红了,他心底其实是有想过“那个意思”的,但他记得他们的约定。

 

“我…我想陪在你身边,Derek。我是说,我知道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月光会让超自然生物不稳定。所以我也在Peter的药里加了微量的镇定剂。但如果出现意外,我希望我们能一起面对。我知道你为了保护我,保护我们的Pack,付出了很多。所以我也希望能用我的力量保护你。”

 

而且有你在身边,我会觉得安心。

 

于是现在Stiles和Derek躺在同一张床上,为了防止擦枪走火他们只能背对背躺着。窗外的月亮高悬,柔和的月光让小巫师觉得很舒服,他感到魔力在一点点地恢复,心中有种被填满的感觉,意识也莫名有些涣散。他乖乖地躺在床的一侧,偶尔偷看一下身边的头狼,后者也侧着身,枕着胳膊,没有动静,Stiles看不见对方的脸,但他看上去似乎已经睡着了。感受着身后隔着被子传来的来自头狼的体温,Stiles本来还有些慌乱的心逐渐平静了下来,睡意也渐渐浓郁。他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便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今天他似乎格外困倦,这怪怪的,月圆夜不是会让他更兴奋的吗?但这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感受到身旁的人心跳与呼吸声都逐渐平稳了之后,Derek侧起身转了过来,看着小巫师熟睡的侧颜。很奇怪,这次的月圆之夜他并没有想象中那种失控的表现。身边的存在让他的心脏飞快地跳动着,但他没有感到烦躁。反之,他觉得安心。因为他知道,身边的人是属于他的。这个认知让他快乐得甚至要摇起了尾巴。成年狼人在月圆夜浸透了月光的力量,是几乎不需要睡眠的。Derek低下头,在小巫师的肩头那颗可爱的痣上印下一吻。然后他平躺在床上,也闭上了眼睛。头狼没有睡,他在听,听这附近的一切。月光让他的感官也变得异常敏锐,让他能听到很远的地方。他听着Stiles的心跳声,听钟表滴答作响,听窗外风吹过的声音,也听到了Peter的心跳。头狼无声地警觉着,监视着一切。

 

临近午夜,月亮挂得更高了,Derek也感受到了月夜里其他生物不断涌起的躁动。有远方狼人的吼叫声,未知的沙沙声,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草丛里穿过,可能只是路过的松鼠,也可能是别的什么。隐约间他忽然听见Peter的心跳声变快了,变得急促又吵闹,同时还有微小的撞击栏杆的声音和嘶吼声。Derek睁开冰蓝色的眼睛,尽可能轻地起身下床,没有惊动身边熟睡的小巫师,后者的心跳依旧非常平稳。他快步走进地下室,栏杆后的狼人看上去有些异常,他的叔叔此时正跪在地上,死死抓着栏杆,呲着牙,双眼全红了,喉咙中传来令人不悦的嘶吼声。这是狼人在月圆夜常见的表现,再明显不过了。Peter体内的僵尸因子似乎已经被狼人因子完全杀死了,他现在就像是个新生的狼人,力量虽然薄弱,但非常迷茫,并且难以控制自己,他甚至已经把自己的左胳膊挠出血了,似乎还咬破了自己的小臂。

 

--“如果他变得更像僵尸了,就给他注射阳光药剂;如果他变回狼人了,这是好现象,但他的力量还不稳定,相当于刚被转化的狼人。为了防止他自残或者伤害别人,只能给他打一点镇定剂了。我想他会原谅我们的。”

 

Derek立刻想起了Stiles的叮嘱。小巫师为了治好那只僵尸狼人费了不少心思,他看了很多书,有关于僵尸的,还有关于狼人的。现在他大概已经能称得上是个僵尸狼人专家了,如果真的有这个物种的话。

 

“镇定剂。”头狼拿出了小巫师放在地下室柜子里的备用镇定剂,但如何给对方注射是个问题。Derek在隔着铁栏尝试几次失败之后不得不搬出了他那一套Alpha威胁法,简言之,Alpha狼人神威瞪+呲牙。没有新生的狼人不害怕Alpha的怒吼,Peter虽然也曾经是个Beta,但他此时也只有耷拉着耳朵发出丢人的呜呜声的份儿了。烦不胜烦的头狼一把抓住他叔叔的胳膊把镇定剂注射了进去,Peter挣扎了两下,明显无济于事,随后逐渐平静了下来,躺在了地上,一脸生无可恋。

 

大概解决了吧。头狼不耐烦地呲着牙。在此期间他也一直听着Stiles的心跳声和呼吸声,确定对方的心跳稳定,并且睡得很熟。眼前Peter的心跳声也逐渐平静了下来。四周一片寂静。但正当Derek觉得这破事终于要过去了的时候,一阵尖锐的,玻璃破碎的声音忽然刺入他的耳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

 

是楼上传来的!

 

该死!在破碎声传来之后,Stiles的心跳声也在越来越远。头狼一刻没有犹豫,飞快地冲进屋里,但床上已空无一人了。浴室的大玻璃窗被打碎了,玻璃上沾着血,像是有什么人从打破窗户进来,或者出去了,而玻璃上的血,是Stiles血的味道。

 

“操!”头狼疯狂地咒骂着,露出獠牙,青筋暴起。他愤怒,同时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房间里空无一人,除了被打碎的窗户甚至没有任何异常,没有任何气味,就连没有心跳的吸血鬼的那种死亡的味道也没有。而他也忽然注意到,Stiles常年随身摆放的那把魔法扫帚此时也不见了踪影。扫帚是认主人的,所以只有Stiles才能驾驶它。从窗子往外望去,下面是一大片破碎的玻璃,带着Stiles的血迹。一切的一切说明,是小巫师自己破窗而出的。

 

“Stiles!!!” Derek大吼着,自然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的脑子此时已经乱成了一团,他想不通他的小巫师为什么会一声不响地离开?他又去了哪里?完全没有预示,没有告知,不惜用撞破窗户伤到自己的方式,在这么危险的月圆夜跑了出去?明明是那样柔和的月光却忽然令头狼感到烦躁了起来,让他的思绪越来越乱,越来越多的负面情绪疯狂地涌了上来。悲伤,愤怒,自我怀疑。他想不通他的小巫师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不相信自己吗?他害怕他吗?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他?

 

--“我相信你,Derek。”

 

当头狼即将坠入惶恐的深渊之时,Stiles的话忽然撞进了头狼的心中。

 

--“无论何时何地,我都相信着你。”

 

“...我也相信你。” 头狼对自己说,也是对Stiles说。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血管仍因为急速上升的肾上腺素而突突地跳动着。但想起Stiles的话,Derek终于逐渐冷静了下来,也终于想起,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他的小巫师,确保对方平安无事。他的小巫师很聪明,但无论一个巫师再怎么聪明,也无法用心跳和呼吸去欺骗一只狼人。从“醒来”到破窗而出直到失踪,Stiles的心跳和呼吸是睡眠的频率,从来没有改变分毫,这一切Derek都听在耳中,绝对不会出错。但一个人,无论他是巫师还是仙子还是狼人,都是无法做到在完成破窗而出这样如此之大的动作的同时,完全不改变心跳与呼吸的。

 

除非他自始至终就未曾醒来。

 

有什么东西在背后作祟。

 

头狼背后的三曲枝的图案隐隐作痛了起来,像被割开的伤口,散发着热量。

 

他的小巫师有危险。头狼闭上眼睛,用力地听着,屏蔽掉了周围的一切,寻找着Stiles的心跳。

 

“……噗通…噗通…”

 

找到了!

 

再也没有犹豫,头狼飞一般地冲出窗外,向着心跳声奔去。

 

 

TBC

 

 

小剧场:三头犬警长的友情提示

 

MLF电台:

【收藏家先生到底是不是偷偷擦亮神灯的人呢?广告之后,即将揭晓。下面插播一则来自月光瀑布警局的警示新闻,有请三头犬Cerberus警长--】

 

“大家好,又见面了,我是月光瀑布的Cerberus警长。又到了每月一次的月圆夜了,这次的月圆夜夜间温度适中,天气晴朗,没有乌云,月光覆盖率达到了90%,适宜您沐浴月光。但如果您是月光瀑布的超自然居民,请您务必注意以下几点:

 

选择在月圆夜进行嚎叫演唱会的狼人们,请您自觉来到月光瀑布公园的狼人隔音区进行演唱,以免对邻居造成影响。结束后请记得穿好衣服,整理好被挠坏的物品,以免仙子协会再次向警方进行投诉。

 

选择在月圆夜之际出门搜寻宝石的巫师们,请排队有序进行,月圆夜的宝石很多,请文明礼让,不要为一块宝石发生争吵冲突。另外请记得遵守扫帚的飞行限速,不酒驾,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选择外出进行月光浴SPA的仙子们请随身带好计时器,并看管好自己的小孩。根据此次满月的月光强度计算,适宜仙子的淋浴时间是1-2个小时,未满13岁的儿童请不要淋浴超过1个小时,以防昏厥的情况发生。另请注意,仙子酒在月圆夜的浓度可能会有所提升,美酒虽好,请不要贪杯哦。

 

还有,如果您是月光瀑布少数的人类居民,为了您的人身安全,请您在月圆夜锁好家门,关好窗户(每一扇!),并且乖乖在家里睡觉。如有异常情况发生,请及时致电月光瀑布警局,求救暗号是Pumpkin Pie.另外如果您接到了来自恶魔公司的号码为666的骚扰电话,请您及时挂断,防止欺诈诈骗。

 

另外,请所有月光瀑布的居民注意,月圆夜在个别地区会发生僵尸潮的现象,请您留意自身安全,尽可能远离墓碑,关好家里的篱笆以免僵尸破坏里面的作物,并且尽量不要伤害僵尸们,不然可能会收到来自僵尸家属的抗议信。如果僵尸试图攻击您,您只需躲进室内关好门窗即可,不必害怕,毕竟僵尸们是没有脑子的。

 

最后,我仅代表月光瀑布警署,祝大家有一个美妙的月圆之夜。”

 

【感谢Cerberus警长的发言,以上是来自月光瀑布警局的警示新闻。广告之后请您继续观赏情景喜剧--《是谁动了我的神灯》。】’

 

 


评论 ( 10 )
热度 ( 30 )

© NightVale | Powered by LOFTER